2013年4月16日星期二

管道

工作有点郁闷,还好慢慢已经渡过高峰期。手头上的工作堆积如山,根本就顾不了全部,电邮很多,事情更多。一场接一场的开会,根本就没有时间处理东西。唯一可以做的,是哪个爆炸,就先处理那个。。。电话先响,就处理咯。。。

还有许多有的没有的工作,疯狂的扑过来,仿佛就像沉没的邮轮跳海的乘客抓到漂浮的浮木,死命抓,狠狠抓,一起沉了就再浮起来抓过。我,很不幸是那根大木。。。他们才不会管你做得来没有,反正难得有替死鬼嘛。

每次老板说,这个不是你的工作,那个不是你的工作。可是当开会时,剑锋指过来的时候,有时候也是避不了。无奈啃下,可是满肚子气。

也许之前架构没有调整之前,已经根深蒂固的工作范围。如今已经切割,可惜老家伙跟整个大环境的认知,没有跟着改变,结果就像秀才遇着兵,有理说不清。老板说,你要一直说,十次不行要说一百次,要说到他们清醒。这样容易咩?

做许多作业流程的枯燥工作,非常向往智慧型的策划与分析工作。曾经呛声老板,根本不需要花那么多钱请人,找个操作员就可以了嘛,反正都跟着程序就可以啦。老板说,我们需要智慧型的作业,可是大环境的死脑筋,不是那么容易就改变的。

这几天难得有时间做想做的事,慢慢处理堆积的事务,算ok啦。。。只是偶尔有疯婆来泼妇骂街找吵架,我都麻木不仁的木无表情,人人称赞说有风度。我其实是懒得吵,也无力吵了。。。

写写东西,记录近况,也是发泄的管道。。。

1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