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4月9日星期五

不舍

表弟阿享,也就是我姑姑的长子,工作意外烧伤,进入加护病房抢救两个多星期后,最后还是不治。其实当时我们都不怎么抱着大希望,只因全身百分之八十多的皮肤三级烧伤。

可是几天过后,他的病情似乎缓和下来,靠着顽强的生命力成功挨过第一次的危险期,身体也没有那么肿胀。虽然还没有苏醒,但对外界也有反应了。当大家都抱着一线希望可以逐渐康复时,却传来感染恶化,在其26岁生日的那天,走了。


白头人送黑头人,身为父母长辈的当然伤心。而许多人,是惋惜,毕竟才26岁,大好前程。每每一看到棺木,我就感到心头一酸。灿烂亲切的笑容,此情不再。。。


丧居在新村,所以许多乡里都来参与和送别。这是乡村的人情味,一方有事,都是得参与的。


阿享还没有结婚,当然没有子裔。叔叔就叫年级比他小的堂、表弟妹们给他戴孝。


最后的诀别。。。

献牲果、献水酒,吃饱了,好上路了。看着阿享的弟弟忍着泪水向哥哥话别,身旁的人无不洒下了泪水。

乡里亲友的道别,家属谢礼。


礼成,准备上路了。这个是担藩买水吗?


送别的亲友,也把拜祭过的牲果,分来吃了。

就在大伙儿在吃的时候,理事们也开始打点的工作,要把棺木系牢,好出殡。可是,为了这个目的,这位理事却把脚踩在棺木上,我看在眼里,是很心疼,也很不舍。


这位大兄,里面躺着的对你而言是路人甲乙丙丁,可是对我们来说,是我们的亲人,是我们的挚爱。你的小小举止,可曾想过,我们的心有多痛?


这是最起码的尊敬,如果连这个都不懂了,你当丧礼的理事也算是白当了。


阿享,好上路了,一路好走。这么多人送你一程,这生,不枉了。尘世缘尽了,就放心放下吧。


心疼难免,不舍难免,可是路还是要走下去。

这位陪伴了阿享六年的女友,已经快到了谈婚论嫁的阶段,怎知道挚爱的人走了,这打击不亚于丧子的亲人。此后漫漫人生路,你要过得坚强哦。


送到了火化场,躺在那里,形单影只。我们做了最后的道别,阿享要上路了。


送进火化炉,人的一生,是短暂?是精彩?是无憾?是眷恋?


门一关上,灰飞烟灭。阿享,父母恩,亲恩,尘世恩,只好来生再报。别担心,不要牵挂,要安心离去,世间的一切,我们会帮你处理的。。。


哭泣,是因为不舍;哭泣,是因为不忍;哭泣,是因为心疼。。。

“明白这生老病死是必然的定律,更了解偶然生、必然死的道理。我们都会振作起来,但现在请容许我表露出我心中的不舍、不忍与心疼。”这是阿享的姐姐对我说的。

我别过脸去,悄悄让泪水滑落。。。

10 条评论:

木子 说...

此刻除了一句无力的 “节哀” 不懂还能做什么。
take care !

孩子王 说...

丧礼,哀戚之至也;节哀,顺变也,君子念始之者也。

thomas 说...

節哀。。。
BURN PATIENT,很容易受到感染的。。。

ukgssy 说...

看了心情真的很沉重!

lock 说...

最近你出席的喪禮特別多, 希望這是最後一單了!

節哀順變!

Kate 说...

阿享,一路好走。

看了心都软泪也流下来,人的一生,就这样的结束了。活着的人更要坚强的走下去。


节哀顺变。

tamiya 说...

木子:谢谢。

孩子王:不知生,焉知死?

Thomas:我在想,能不能把烧伤的病人放在培养液里呢?

ukgssy:只能说,英年早逝。

lock:我们大家都不可能长生不老。

Kate:哭过就好了。

说不出的话 说...

去年的六月,
我先生也是意外離開了我和孩子們。
那種痛是無法表達的。。。
祝福你和家人

麗之館 说...

看到你这篇文,让我想起今年1月离开我的外婆。你的一张张照片,仿佛在帮我的脑在打带似的,眼泪不自禁的流下来了。

至亲离开是一件很难接受的事情,交给时间,除了这样根本就没有办法。

除了节哀,还是节哀。。

tamiya 说...

说不出的话:今生缘尽了,但愿来生再续。。。

丽之馆:生是偶然,死是必然,时间到了,就得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