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5月14日星期一

一心

评论和分析都看了好多,是时候记录一下自己在这段期间的心情。

一直都对于国阵政府的政策和手法有诸多不满,但是碍于许多政策调理和机构掌控,所以很多时候都无动于衷,麻木不仁,眼不见为净。大家都等着看看草民能不能发挥作用,在五年一次的大选给一点教训。当宣布解散国会的时候,大家都是很雀跃兴奋的,因为久候的机会来了。之前的重画选区的不公,和恐吓成份居多的假新闻法案,土团党被注销合法地位,希望联盟登记不通过。。。当看到投票日期是在星期三,而且从提名到投票是法定里最短的十一天短期内的不满不公不合理事件让人民愤怒集体爆发,激起海啸般的民愤与不满热血过后,激昂过后,现在回想起这一个多月来,还是有许多感动的事情值得分享。

第一个感动,是看到大家发起回家投票的呼吁,然后共车的,抢机票、火车票的,安排巴士载送的。。。这些大部分都是人民自发的,没有政党背后操控。看到一位朋友,机票回东马投票很贵,大概来回1600元,还在犹豫的时候,有一位长辈说,买吧,我赞助一半。看到经济能力比较好的朋友,自发赞助车费共一千元给想要回家投票的国民。还有一辆又一辆巴士安排免费载送从新加坡回家投票的马劳。。。有一句话:离家为了生活,回家为了救国。那股同心,真的非常让人感动。

第二个感动,提名还没有开跑,陆陆续续就很多讲座开始了。希盟的讲座,常看到都是人头攒动,尤其名嘴还是明星政治人物来演说,更是水泄不通。老马的93高龄,林伯伯的接近80,还有许许多多人的演讲,都是大家追捧的对象。虽然讲的东西对我来说已经是知道的事实,可是看到那么多人乐意倾听,还是感动的。

第三个感动,提名日过后,开始紧锣密鼓的讲座和拉票了。基本不是拉票,而是追踪政治明星去哪里讲座,不然就是面子书分享之前的访谈啦,还是以前开讲的精华片段,或是一些有趣的分析。全民接力,不分昼夜。当然免不了的和不同政见立场的人开战对骂,有些甚至拉黑或反目成仇。说回讲座,有些万人空巷的,满满的人潮,水泄不通,而且是自发前往,还要捐款护持,就知道民心所向了。唉,慈济邀请人出席还要给结缘品吹冷气坐舒服的椅子,都不会那么多人啊。然后遇见有时候下雨,就算撑伞穿雨衣,还是坐着那里听台上的候选人撕心裂肺的演说。我自己就试过一场,撑伞坐着听,后面来的人越来越多,水滴弄湿了衣裤,脚下一片泥泞,但是大家还是愿意听,愿意鼓掌,愿意高声呐喊支持。感动,真的感动,这就是unity by the moment,大家都是一条心,不分种族信仰贫富,一条心,换政府。

第四个感动,就是义务,或一点点收入当拉票插旗人,或PACA监票计票员,或煮食到竞选中心,或捐款竞选基金。。。都是非常踊跃的,或很容易就找到人处理。有些甚至是上了年纪的妇女和老人,也出来帮忙,不在意钱,不管白天黑夜,互相迁就忍让补位,共同付出,这种精神是非常值得留念的。应该难有下一次了,所以这次的全民同心,就是为了推翻暴政、贪污、腐败和不公。还有邮寄选票来不及邮寄回来投票站,而许多自发背着选票回来的外国居留者,和接力把选票运送到特定地点投票的安排,全世界都叹为观止。

第五个感动,是投票前的24小时,大道、机场、车站。。。都出现车龙人潮。大家开始回家了,一路上都是坚定的,但不急躁,非常有次序的回家投票。有些车,挂着公正党的旗一路飘扬,仿佛就是后援军那样的回家救国,那个画面让人感动。有些辗转几个地方才可以到家,有些路程十多个小时,但是都不言累说苦,那个回家投票的意念,比过年过节还要强烈。


第六个感动,是投票当天,早早就看到人潮汹涌。我是第一批值班的PA(监票员),回头看到外面都是长长排队的人。而且很多选民看了要注意的事项,都是穿着整齐,还非常小心翼翼的看看选票那里是否有可能变成废票的污迹,包括点墨后,马上用纸巾包住手指头避免弄脏选票导致废票。我看顾那里的是最年轻的选民,1994年到1996年11月出生,全部都是第一次投票的首投族。我那里的投票率是高达87%。有看到小儿麻痹症的,左半身瘫痪,还一拐一拐撑上四楼,辛苦的投票,登时让我眼睛湿了。还有自己在换班后冲去排队投票时,看到那么长的队伍,就算是流汗,日晒还是肚饿,都默默的,坚定的,忍耐的,不顾一切的,排队投票。那个眼神是不容挑战的坚持,也不是看到一点点辛苦就说算了不投的。感动。还有老人家,这次有些地方安排失当,要上楼,队伍太长到日晒雨淋,都没有阻扰到想要投票的决心。

第七个感动,等成绩的时候。几乎所有交谈的朋友,都是等候到凌晨至少两点。我是挨到三点,然后六点多就醒来继续追成绩。大家基本还是心有余悸,之前2013年505的时候以为赢了就去睡觉,谁知醒来就是看到大家黑黑一片,输了。这次越夜越精彩,等到确认已经过半,就算没有加上青蛙也已经顺利执政了才去睡觉。大家都很紧张成绩,而且也越来越乐观会执政,所以都是亢奋与兴奋的守候等待正式的成绩。

第八个感动,早上去买报纸,报摊一早就卖完了,虽然我有的是电子报,但是还是想买给我娘看看报纸。可是真的抢不到。话虽如此,大家还是满脸笑容,一脸和气,都是不可思议的说,赢了、想不到赢了、国阵倒了。。。是的,固守执政马来西亚一甲子的大巨人倒下了,大家的心愿终于到达了。每个人都在恭贺,每个人都说这个是第二次的独立日。1957年的独立我们来不及参与,新马来西亚2018年重生的那一天,我们大家靠着团结的力量,参与了,见证了,感受了。


第九个感动,每一个政党的倒台政权的论题,免不了会有暴动骚乱。这次马来西亚让世界有了尊敬的眼光,马来西亚和平,稳定,平静的转换政权,没有暴动骚乱,更是一片歌舞升平,喜气洋洋的交替。这个,是国民的成熟,也是民心的所在。而在槟城和雪兰莪,更加是非常大幅度的狂胜,几乎成绩都是一面倒的支持希望联盟。

第十个感动,刚宣布的内阁,打破许多传统,有第一位女首相,有跨别了44年后华裔重新执掌的财政部长。这些对性别、种族与宗教的冲击,不是一般的小。不过这些原以为会有争议的情况,得到一致的赞同与认可。加上五位超级重量级的顾问团协助相信会带给股市汇市莫大的信心与希望。(股市在休市五天后5514重开就一片大涨可以得知)。林财长说,他目前不是以华人自居,他是马来西亚人。是的,我们都是马来西亚人,不分宗教,种族,政党,这个希望联盟,才是带给马来西亚新希望的景象。虽然希望联盟各政党磨合、上手、运作和改革需要一点时间,不过好的开始就是成功的一半。祝福马来西亚。

以上整理出来自己十个感动,记录一个马来西亚的新重生。

2018年3月30日星期五

慰问(二之二)

灾区广大,我们目前也只能重点清扫几条街,尽量避免重叠人手,所以我有摩托就可以很迅速的分散工作出去。协调中心那边接到任何想要帮忙的咨询,都会让他们转进来让我在现场指挥调配,包括吃的喝的也是需要照顾到。雨后几天天气开始闷热,加上浸泡了的家具和垃圾,还有动物尸体也开始发出异味,阻塞的沟渠也需要通一通,所以很多状况需要当下马上决定处理。

这里很感恩,进来帮忙的一般都会自动携带自己的工具还有水,只是没有想到那么耗费体力活想到附近餐馆解决吃的,可惜这样就很不方便。还好,真的还好,慈济的赈灾香积冲泡饭就非常合适与快速解决这个需要。基于有中央厨房,也有许多地区在支援这块,所以流动厨房这次就没有到大山脚来亮相了。前线要救灾,也需要后勤支援才能进行。而这个后勤的工作,看起来简单,其实变化与要求比在前线可不逞多让。

这段时间,也遇到了一件很奇怪的事。话说有一位议员在得知这样的大灾情后,没有了解情况,就调派一支餐饮部队来支援。这支部队曾经到吉兰丹与彭亨那边水灾时支援。所以当接到指令就在短短几个小时后从吉隆坡载着几吨的食品上来这里,打算开伙供应。殊不知大山脚这里的食物供应其实是过剩了,而且有些地方的避难中心也仿若嘉年华会那么热闹与丰盛。

问题就来了,那位自称非常有经验的团队一抵达,没有怎么了解就要指挥号令与要当地居民配合,被婉拒了支援就不爽,还与当地居民领袖起了冲突。我刚好在那里关怀了解情况,也尝试沟通希望化解这场争执误会。一方说从来没有人会拒绝这样的帮忙,这样的拒绝是羞辱也自大;一方说我们这里目前还可以自理,而且也没有人手去看顾外来者的特别要求。

经过一个多小时的协调,感觉被羞辱的很不爽,在地者也不理,就下狠话要让大山脚红,说这里已经不需要外来者帮忙和捐赠,因为放话说陆续后面还有几百架的洗衣机和厨具送过来也会停止。到后来没法子就只好联系另外一区的州议员,得知目前大家都在注视着大山脚,还有一些地方受灾但没有那么多人关注的地方,希望可以请这批外来部队过去支援与发放,这样才好不容易送走了怒气难消的“有心人士”。


人间还是有温情,这样的大规模灾情,很多自愿过来清扫的人,都是把工作搁下,然后呼朋唤友,或购买水、干粮和工具,然后就过来了。问了名字,都是说,这个不重要,小人物而已,能够帮忙就帮。而对于许多变化的安排,也不会埋怨还是生气。是自己本身要来的,所以心态责任和态度,也变得非常正面。我们的对象是灾民,我们的服务范围是清扫,那干嘛还要来这里大呼小叫的生气?

这次的灾情,也让一直都在社区默默耕耘的慈济,有了让大家眼前一亮的感觉。也是这样的一个突然大水,让这个社区团体,区域官员到州政府的急难救灾和后续关怀,有了深深需要思考和演练的方向。更重要的是,因为慈济一直都在当地耕耘和接受国际间救灾的讯息与模式,所以无论在哪里有灾难,有慈济人在,都可以扮演着稳住、协调和抚慰的角色。在现场看来,虽然慈济没有权也没有钱,不是专业人士也没有救灾英雄,但却是唯一也最完善的救灾服务中心和灾后复原的模范团体。

就这样,从星期日受灾,星期一下午开始水退,星期二到星期四的清扫与关怀,虽然都是小规模,但却让人感动的支援和清扫。然后周末的清扫大军,星期五、六、日的,那个又是不一样的局面了。

2018年3月27日星期二

慰问(二之一)

每当有重大的灾情,政治人物就会很积极的出现“服务”与“慰问”受灾居民。但实际的可以帮助到居民是什么就很见仁见智了。这次的水灾,第一个出现在大家视线里的是首长清晨求助中央部队支援救灾。这种拉下面子,放掉政治对立,以民为上的举止,得到广大人民的认同与支持。


接下来,我们所在的服务中心那边就很热闹了,不管哪个政党大小人物都会来亮相。人来人往,络绎不绝。问问好,握握手,拍拍照,然后讲讲话,就可以收工了。水还是没有退,房子还是没有干净,钱财损失还是没有得到补偿。这次适逢大选将近,所以正副首相和各大部长都会过来这里。五六位大官员一起拿一条水管扮做清扫灾区然后拍照的画面,肯定会上媒体报导的。

还记得,前一天就有消息说我们的首相会过来,官员和政府机构都很紧张。隔天一早,就很多人开始打点驻守和引颈长盼首相的莅临。人来人往,熙熙攘攘,我们的服务柜台也变得好像很霸占阻碍原本就空空荡荡的地方。然后一阵骚动,大人物来了,到处更是水泄不通,人头攒动。

然后一阵简短乏味没有惊喜的发布会后,就过来“慰问”灾民。远远还没有到,人墙已经把我们原本的地方推挤到边缘去。越是靠近越是汹涌的波澜把我们往外推。一开始我们就在这边,守之不动,亿百千劫,可惜还是敌不过众生的愿力。大人物短短的慰问后,就乘车离开了。转眼间、一眨眼间,所有的人潮、车辆、还有喧哗,都一扫而空。前后不到两分钟的光景,对比是异常的强烈,此乃无常示现,捉摸不定,瞬间天堂,瞬间地狱。


我们调整好整理好服务柜台,继续工作。有简介慈济,也有继续接收求助电话和调派人手。政府机构的高官会过来了解我们在做什么,也会聆听我们的分享。可是说到共行嘛,就还需要再等候因缘。也有一些怕我们传教改变信仰,所以也只是好好好,然后就婉拒了我们的进一步说慈济。不过在那里,可是一刻都不能闲下来,电话都是来来往往,不能停。刚好我那时候的手机电池有点问题,所以是非常快速的就没有电了。后备电池是需要的,而且还需要两粒呢。

从其他社区的餐食继续送过来给我们这里,我吃饱了就开始拿着一份长长的名单出去了。随后支援的是好几个机构与政党的党员,被调派跟随我去出去当清扫队。这次学乖了,我会先去问清楚需要帮忙清扫还是能够自理。一般上都是看到许多家庭在清扫,我们的对象是服务孤老的。但是若一般家庭需要帮忙搬大又重的家具还是垃圾,我们还是会去支援帮忙。不过也有一些当我们的队伍走到那里时,会婉拒我们的帮忙,可能家里成员能够胜任,或有贵重物品吧。当然,我会重点先去关怀了解名单上的。

说来也是很无奈,虽然大家都是义务帮忙,请假自掏腰包出钱出力的,但也会被认为是理所当然,对于我们的一些怠慢还是疏失或漏接电话,还会被骂或被嫌弃。“你们那么迟,我自己都已经叫人整理清扫好了,你们还来做么?”类似这样的,我也只能弯腰抱歉的说,我们人力支援不足,请善解。也有会遇到看到有人帮忙清扫,机不可失,叫我们顺便帮忙扫地抹窗洗碗折衣的。。。一般上,受到这样的灾,家当全毁,居住环境全部一团糟一塌糊涂,心情也不会好到哪里去,所以我们除了笑嘻嘻的赔罪道歉,也需要扮演抚慰关怀的角色,听听居民的心声。

这样广泛的灾区,加上许多团体涌入,所以路面交通方面真的很糟。要运输载送的垃圾车也不足,所以门外堆砌的垃圾,日晒了就会有异味。这个迫切的问题,就是要优先处理解决,所以州政府方面也尽量调派车队进来,不过真的是太多了。来观光的人也请自重,不要只是要拍照上Facebook打卡又不帮忙。到此一游真的很光荣吗?

2018年2月8日星期四

提升

再不记录下来,大家都老了。最近是有点忙碌,到没有好好的沉淀记录下来应该要写的东西。一切都是好因缘,历经了事情,如果用心学习,还是有所成长的。

先从十一月的水灾说起,那段救灾与投入的时候,看似许多人、事和物的纷纷攘攘,可是到后来有自己投入就有成长,有投入就有体会。看到了人心的贪婪,看到了大组织的尾大不掉,更是看到了基本需求的指标。


人心的贪婪,和一切的帮助都理所当然的呼唤跟领受,让人不寒而栗。天灾没有人愿意,但是志工的帮忙也是自愿无薪的,祈求凝聚善念,可以减轻众生共业的反扑。可是就有一些人,把大家的善心都当做理所当然的使唤,稍有不如其心意就破口大骂还是恶言相对。除了感慨人心与道德败坏,也对于如今社会的冷漠与自私感到心寒。当然有很多还是有感恩心和感动的,奈何都不持久,一下子就遗忘了,回归到冷漠。

组织的壮大,有时也需要有跟得上的管理和素质提升才行。在这个个人背景不一样的团体,每个人的学术、经济、成长环境和思考模式都参差不齐的时候,如何有效率的跟着既定好的方针去前进与执行任务,那是非常考验功夫与耐性的。无论如何面面俱到的处理,总是会不完全符合其想法意愿的时候。那时候是要包容?要善解?要据理力争?还是挂冠求去?到最后,我只学习到一种,但求无私,但求无愧,闲言闲语就随风而过。有错会改进,做对就要更改善,学习过后就是放下,才能继续往前走。

每个人在这个世上,需求是什么?想要是多少?其实都很难有一个信服的指标。可是别忘了:华厦千间一张床,腰缠万贯三顿饭。这个基本,是每个人的需要,至于其他,就要看能力和选择。一场灾难来,不会因为你是谁?你比较有钱?还是你做了多少事?而有所选择,都是一视同仁。能够做的就是在平安的时候居安思危,积德积善,敬天爱地,好过在灾难来临时怨天怨地,遗憾后悔。

~~~~~~~~~~~~~~~~~~~~~~~~~~~~~~~~~~~~~~~~~~~~~~~~~~~~~~~~~

近来的修为,有成长,是经历许多事情后淬炼领悟而成。云淡风轻,是一种境界;水过无痕,是一种豁达。不必在意之前曾经怎么样,只在乎把握当下;不必计较人事物的得失,只要问心无愧,就得以轻安自在。多做多得,这是自然的,无论是智慧上还是知识里都一样。所以变得承担起功能也没有压力而多了使命和责任,连带而来的自己的技巧、知识还有方法也更正提升。

更是在上课时学习到“凡事都是要先稳住概念,不要把其当做一种手段去操弄”。很多待人处事都颠倒模糊了焦点,都在使用手段去达成,却忽略了概念宗旨与原意是什么。或许能够成功,但不能长久;或许有短期成效,但不能历久不衰。这个,在生意、在慈济、在做人、在生活,都是非常好用的道理。

~~~~~~~~~~~~~~~~~~~~~~~~~~~~~~~~~~~~~~~~~~~~~~~~~~~~~~~~~


还有,听人分享,学习到每个人有三个身体:肉身、灵身、业身。
肉身是一切吃喝拉撒睡欲望;
灵身是修为智慧与思考能力;
业身是与生俱来的,累生累世的造化和功德。

这个解释让我卡着的思维豁然洞开,然后许多纠结的事情都打通了。肉身与灵身会消失,也会衰败或变强,看个人在世间的修行和耕耘。而业身就是决定一个人要面对的许多好坏与福恶。当肉身变弱,人就会生病;当灵身变弱,心就走偏或忧郁了。所以我们在这一世的功课,就是如何提神自己的肉身和灵身,也要积极的耕福田存入业身。看似玄,不过原理非常简单。

然后理解到心念的力量,这个看似无形,但却一直存在的能量,透过许多细微的观察和测试,让其活生生的展现在我们眼下。一个人的心念,会改变一个的遭遇,甚至影响身边的一切。时时发好念,想好意,无论对人对己,都是好的。最重要是维持自身气场的强壮,还有壮大灵身的力量,那才是上上之道。

~~~~~~~~~~~~~~~~~~~~~~~~~~~~~~~~~~~~~~~~~~~~~~~~~~~~~~~~~

上课学习到另外一个是八正道里的正见、正思维。见,是见解,是对一件事采取行动前的一种判断;思维,是一件事行动过后的反思与印证。见解可以改变,是通过思维的反馈;思维会调整,是因为对一件人事物见解的广、深和厚度。兜兜转转,自行圆满,这个只能自己去体悟。


最后,今天看到的一篇文章,关于欲望。欲望放大,突破囚牢枷锁,还是有更大的囚牢枷锁套住,所以欲望越大,套住自己的枷锁就跟着变大。唯有把自己的欲望缩小、降低,才会自在的原有的囚牢里自在活动,若再缩小欲望,就可以穿越囚牢,得到更大的自由。现在的人都是想要太多,而忽略了根本的需求,苦了自己,累了自己,到后来追求的东西,原来近在咫尺,何必远走天涯?

以上种种,记录着自己一个层次与格局的提升。当然还是要继续修,继续学习,才能更有能力去做更多事,帮更多人。

2017年12月19日星期二

避难

发生水患,逃命固然重要,但是还有一件更加重要的事情,却非常让人头痛。那件事情就是清扫。这次的水灾,是几个因素一起造成的,所以水来得急,退得也非常快。水灾过后的满目疮痍,真的很让人无从下手。

在救灾避难中心那里,大家最关心的事情就是,水退了吗?什么时候可以返家?情况怎么样了?而早上我送了小朋友去临时考场考试后,就到几处的救灾中心那边去关心一下。原来受灾居民昨晚是漏液撤离,大概十一点多才抵达那里。一夜不好眠,早上醒来就是开始担心家里的情况。简单的关心抚慰一下,大概知道了需要什么,和下一步要怎么处理。药物,贴身衣物,还有环境清洁,都是非常重要的。

大家临时匆匆忙忙离开,很多东西都来不及带出来,有些仗着原本的避难中心就在住家附近,所以也把贵重东西和文件都遗留在家里。怎知半夜的撤离,变得一切都不一样了,自己的住家不再是眺望得见,也不能走几步路就可以回家看看的了。有亲友接送的,还好。没有的,就只好干着急不晓得如何是好。在那里也学习到一样东西,原来一群人聚居在那里,吃的食物都要留一份样品起来,以便有什么事故的时候,可以追踪检查。也一一的问了各自的健康情况和需要的医疗支援,写了一份清单交给驻守在那里的政府福利官员。

避难中心原本就是一个有组织系统的社团,大家安顿好,就启动了原本各自的功能小组,慈善组,福利组,伙食组,医疗组。。。全部都动了起来,也可以很好的照料避难的居民。这次真的多亏社区那么多社团,大家自救,互相关怀帮忙,所以都非常有效的照顾到受灾的居民。

离开了避难中心,就到侨光小学去看看,那边开始要清扫校园了。当抵达的时候,也已经清扫得差不多了,一大群的志工已经一早就位清扫。日新中学那里一早就求援需要清扫,刚好吉隆坡与马六甲那里有志工北上支援,带着各种器材,也在大概十点多的时候抵达,然后廿卅位志工一起就整理与清扫校园。工具的便利,就是工作的效率。几个小时而已,就大致把重要的办公室和礼堂周围都整理好了。

在政府的协调与避难中心那里,我们也设立起服务中心。那里,一方面是扮演着咨询中心的角色,另一方面也是招募志工的据点,还有支配调动人手的总部。电话一直接不停,人来也人往,问这个那个,我们也尽量的解答和安抚。遇到需要帮忙的,比如清扫和医疗服务,也尽量安排与配合。原本一开始是专注在学校与寺庙,到后来收到一份长长的名单,是要做法亲关怀的动作。

这次我学了乖,是骑摩托出去了,不能开车,因为到处都在塞,也非常不方便。拿了那份名单,开始到重灾区那里去看看情况,有些的地方已经可以进入,就要去关心一下然后回报协调中心。当然也是要去留意是否有孤老贫病的住户需要帮忙。时不时都会接到电话,子女在外,重灾区的父母失联了,都很着急。值得欣慰的是,还好没有人命的伤亡,所以非常肯定是安全的,可能只是不晓得安排去了哪里,还是电话掉进水里不能使用了而已。

这次的水来得非常急,也比历年来得高,所以重灾区那里,经过十年的安枕无忧和松懈,这次就损失惨重,基本上整间房子里的家具用品都泡汤不能用了。如果还有垫高挡水的,小水挡得住,大水来到,变成更加严重,因为外面的水退了,里面的水却流不出去,变成小池塘,更加麻烦棘手。

政府的协调中心里的面包和食品,是多到一座山那样,泛滥了。而各个部门也没有好好的协调好,指示牌不明确,所以很多人也是走来走去。当然还有一大堆假消息与流言,说什么水坝爆裂了泄洪、有钱分、有东西领,有食物吃。。。很多来协调中心问我们,都被问到一头雾水,莫名其妙。现在的人太无聊了,也太“热心”了,连NASA也会有联系关系的,所以让许多人白忙一场。

还有中央政府的国防部队与民防部队,就不晓得在那里是要干嘛的,也是晃来晃去,在一旁生火煮食去了,倒没有看到如何出去救灾还是清扫。不过。。。清扫这些“小事”,肯定不是他们干的事。如果是要“救灾”,那就要先评估安危,这些“大事”,一般也不会轻易出动的。所以大事做不了,小事做不好,就不懂做么一大堆人在那里干什么就是了。

2017年11月30日星期四

水灾(二之二)

在那里看到一户人家,别处过来支援的,很有爱心。站在路口,看到谁出来,就赶紧趋前递上水和关心慰问一下。简单问了一下,长者是说可以帮到就帮,他们不是大山脚的居民来的。也有看到许多有罗丽卡车还是pickup车的人,自动自发的帮忙载送需要的居民。这种受灾后的互助,是真的很让人感动的。人间毕竟还是有许多无名英雄的好人。



等了好久,要来接送我们几位志工的罗丽也陷入车龙中,动弹不得。所以大约在三点半四点的时候,招了辆Cari Makan就直接过去支援珍珠市那里的情况,因为还有许多高度及腰及胸的地区没有拿到食物。协调中心那里的情况也无暇跟进,我娘原本是负责煮食的也已经出动去派送食物。太多出动的车子卡在车龙里,调度不便与机动性低。这次坐在前面车斗那里,直接铲过水深两尺的地方,前进集合地点去支援。

手机一直响,因为还有各个困在水中的灾区师兄姐求助要求派食物过去。可是问题现在我们不是要过去就能够过去啊。好不容易抵达集合地点,马上看到状况。一位妇女歇斯底里的哭,说救灾的人忽略她那一区,水淹到屋顶了,孩子几个还在里面没有出来,邻居也有大约六七人困在里面。听了吓了一跳,怎么安抚也不能平静她的歇斯底里。好,这次我们是要去救人了,但是要带食物进去。虽然说救人不是我们应该做的事,我们是二线救灾,不是前线救灾。

把妇女带上Cari Makan,由她带路,我们一起全部进去所谓的重灾区。兜兜转转,弯弯曲曲,终于到了她所谓淹到屋顶的地方。言过其实不可大用,水位只是到腰而已。去了她孩子困在里面的房子,是双层楼房,孩子与邻居都已经躲在楼上“悠闲”避难。志工协助一户人家出来,要他们撤离,帮忙拿东西和带着小孩,先去Cari Makan那里集合,因为Cari Makan也已经进不来了。水位高过引擎了。



那一带的居民悠闲躲在楼上避难,看到我们到来,跟我们打招呼也不打算离开。志工随口关心问,“有食物吗?”“都有,都有。”“你们是派食物啊?那有没有炒饭?不然炒米粉也ok。。。”天,现在什么时候了?还要挑哦?那些食物原本是要保留给下一个地区的师姐那里的,已经从两点打电话追要东西到现在还没有送到。可是那里的居民就要求食物,怎么样?给还是不给?给的话,也不够;不给,说不过去。请求居民撤离吧,至少安全也有食物,但他们都不要离开,就是要“点餐”,还会要求晚一些再送进来。

不行了,天已经快暗了,我们又要撤离了。既然那里的居民安然自在的在楼上避难,相信也可以有自保的能力,况且也有搜救的船进出帮忙载妇孺老人与行动不便的出去。走在及腰的地区,真的不晓得脚下是什么东西,还好我的涉水鞋是可以保护脚又不会积水,但是还是有不顾安全的师兄姐赤脚走在水中,也几乎全部都在水里摔倒过(我没有摔哦!)。怎么在那里还不顾自己的安全啊?

出去集合地点,天色真的越来越暗了。接力让另一支队进去,这次千交万代只是要去那个求助的地区就好,其余都不要去了,不然真的会没完没了,也会被当傻子的这边那里使唤。在那里又遇到另一位好心人,他店已经淹了,不过就暂时不能怎样所以不管了。因为他有pickup,所以自荐载人去要去的地方。每一位出来的,还是走在那里的人,都会问,“要去哪里吗?我可以载你去。”好心人,真的很多。在那里等候送食物进去的师兄出来,可是等了好久都没有出来,而我感觉自己的身体已经降温了,有点冷。早上出来,没有什么吃喝,又要泡在水里大半天,难免啊。

请求了那位好心人载我们几位先回去协调中心,因为原本说要送来的食物100包也转送往土地局那里。好吧,先回去,变化球和状况太多了。抵达协调中心,师姐马上热腾腾食物递过来就先吃了点食物,感觉力量马上回来了。可是协调中心那里要整理撤离,要全部过去支援在土地局,因为政府请求慈济支援那里新开辟出来的避难中心。赶紧把东西都搬上车,就过去那里了解可以做些什么。土地局那里好多人好多车,居民陆陆续续都转送到那里休息。我们要清扫场地和重新规划地方让居民休息。二话不说,全部师兄姐自动自发,手上拿什么就做什么,抹地、清扫、整理与抚慰。。。一个指令,各自行动,各就各位。


毛毯才送来了两百件,从中午开始要求的东西傍晚才送到,预留一点在土地局,其余的要赶紧派送出去。好吧,我去,原来还有两个避难中心要去看看与关怀一下。先要送去50件给另外一处在神庙的避难中心,可是需要回到一位师兄的店里去拿塑料地毯才可以,不然睡地上湿气太重。原本就十五分钟的车程,但是现在需要前往,是差不多要一倍以上的时间才可以抵达。趁机在罗丽车斗里休息。也一直在更新情况给关心灾情的同学朋友知道,并请求无特别事故的就不要出来了,路塞得很严重啊。

八点,抵达那处避难中心,负责人不在,剩下两位政府福利局官员在那里。送上毛毯和慰问一下那里的老人家,食物是不需要了,已经多到吃不完。现在需要的是药和医护人员。简单的安抚和了解情况,也知道了日新中学那里的避难居民要全部撤离,会有大约四十五位过来这里,所以要留下足够数量的毛毯。

另一个刚刚成立的避难中心在斗母宫,所以要赶紧过去看看。那边是第一次成为避难中心,理事会没有经验不知道从何开始,有点不知所措。分享需要注意的事项,因为得知会有将近一百位从日新中学那里避难的居民转移过来。民防部队与军队的大卡车已经在协助转移。就这样就回去土地局那里集合,那里已经重新整顿编排完毕,福利局与州政府机构会接手处理。

就这样,拖着疲累阑珊的步伐,到十点才回到家。那时候还要载一位中学生回家,因为隔一天他需要去日新独中考试SPM,我们暂时收留他一夜。后来得知,斗母宫那里的居民撤离到十二点才完毕。一整天下来的奔波,虽然疲累,虽然辛苦,但想到受灾居民的家当全毁,在避难中心那里席地而卧的辛苦,真的不算什么了。


2017年11月28日星期二

水灾(二之一)

那天星期六,一早就天阴阴的。还没有外出就开始滂沱大雨。还记得一直在嘀咕,为何那天那么多车,那么的阻塞。结果因为等人的到来,下雨和塞车,原本的约会都迟到了。在赴约的时候,雨时大时小,没有多少迹象显示会雨停。

分享会完了,回家了,还是偶尔有雨。堂妹因为下雨,早上游泳了就在我家那里待着,直到下午五点多还是没有雨停的迹象。等到她吃饱了,七点多赶紧趁着雨歇的时候回去看看已经开始淹水的住家。对了,那天是农历九月十六,是大涨潮的时间。

入夜,雨哗啦哗啦的下,开始担心,是不是淹水了?情况怎么样了?直到十一点多要睡觉了,雨还是没有转小的迹象。带着忐忑的心入睡,希望睡醒了一切都会平安没事,至少不要太严重。之前大山脚都平安度过,现在应该问题不大。

凌晨两点,我被大风惊醒,打开窗看了看,风很大。外面乒乒乓乓的,不晓得是什么声响。关窗了再去躺一下,不过窗外还是乒乒乓乓,噼噼啪啪的,对面住户的树左右激烈摇摆,很吓人。起身下楼开门出去看,那个风势真的不简单,我其实还是会担心土崩,或山坡坍塌,毕竟我住的地方是刚开发的山区。也不能怎么样,回去把门关好吧。我娘也醒了出来看看。

心有不详的预感,我把手机充电,开着没有关机的睡了下去。四点多电话响。看了看是一位师姐,是一通求助电话,问我南美园那边水淹了,有一位老妇失联了,怎么办?我极力安抚她,也给了一点处理方法,我也真的不可能现在乌漆嘛黑的时候冲出去进入灾区找人。

倒头睡,心挂挂,这次真的要糟了。五点多,对面邻居打电话来,问我要不要出去看看一下?想来也是睡不着了,就答应了。换衣,带手电筒,穿上涉水鞋,吞了人参粉胶囊,就跟着出去了。一路出到大马路,有许多树倒、还有许多水沟已经满溢出来,有些很久没有水灾的地区,已经开始淹水了。

先去了邻居的工厂那边看,路有淹可是工厂安全。再兜到另一处地区忠英园,那里是堂妹住的地区,进入前进大概几百米,已经水淹两尺多,pick up车子已经不能进入了。邻居在那里接了他员工一家人出来上车,吩咐把门锁好,就离开了忠英园,水淹得不能继续前进了。

把员工送往亲戚那边,经过Permatang Tinggi的一座桥,河流已经满溢泛滥。河边的大抽水机在努力的把住宅区的水往河里抽,却导致对岸的地方泛滥得更加严重。天渐渐亮了,但是雨还在断断续续的下。很多路段都水淹了,经过一处地区就赶紧上报那边的情况,也一直在叹息,这次糟了,大山脚沦陷了。

简单的塞了早餐后,到一Berapit去,那里有庙宇分派物资给贫困户。大概三百多户,可是大部分都迟到还是不能抵达,可能出不来吧。在那里其实我心也很忐忑不安,电话又快没有电了。这该死的手机电池,只能让我使用不到三个小时就完蛋没有电了。催促邻居要回了,因为预感我们是否要做些什么了。天亮了,要回去前就已经大略知道哪条路通,哪条路断了。也去了好几处地方看了情况,比如Jalan Betik, 宋万庆路,BMU前面那里的路,忠英园的情况,还有山脚镇一带。几个水灾黑区都转了一圈回来。

回家,赶紧手机充电留意讯息,九点半的时候救灾协调中心成立了。马上换制服出发去集合,应该是要准备热食和水,送往灾区了。抵达的时候,有些师兄姐已经在忙碌了。志工全部井然有序的各就位开始准备食物。第一个任务来了,要送食物和水去日新中学,那边有好几百位居民在那里避难。半个小时准备好的第一批的食物只剩下70份,怎么办?第二批还要20分钟才好,那时候会再有150人份。以前一直埋怨的香积饭,现在及时发挥大功能,简单,方便,快速,可以入口。

我自动请缨,日新我先去看情况然后再回报情况。安排了先带70份,后续补给再送进来,问题是要搞清楚哪一条路可以通,因为要绕很大的一圈从另外的一处进去。十点多就跳上罗丽和几位师兄一起出发,里面有位师姐传讯息出来车子已经不能进入,需要派遣Cari Makan出来载我们进去。原本预计10.45抵达的,因为路阻塞到处车进退不得,所以兜更加远的路才可以抵达,抵达的时候已经十一点多了。

Cari Makan也走不远,水太深了。怎么办?没办法,每个人手提着食物和水涉水进去吧。刚刚好有一位妇女拿着大冰桶当做载物用,水和热食就放进去,然后拖着浮水进去。要很小心走担心跌落水沟还是洞。好不容易,一步步走朝着日新的方向。要从1号门进,不能进;2号门,不能进;换去日新3号门进入。沿途食物也是开始在分派给路人,因为有居民已经陆续冒险涉水走出去与亲友会合逃难去了。



抵达看到大家,食物被抢一空,完全不受控制,因为大家都饿了整个晚上,早上到中午都没有东西吃,我们的热食,是第一批“大量”抵达的食物与组织。看着伸出来的手那么多,要几包又几包,可是才剩下60包是完全不够,还有很多人没有拿到。要求说先让给老人妇孺跟生病的,但是完全没有听从,抢就对了,虽然已经说还在送着150包进来。也在那边看到有居民拿多食物收起来自用,哎呀,都已经说了会继续有食物进来,那么自私收多几盒起来干嘛呀?

没办法,控制不到,也只好尽力安抚没有拿到食物的,并承诺说会有食物陆续进来。也是有其他机构还是人士打包食物进来,比如炒果条、炒米粉之类的,可是包装不好,食用不方便,不是跌落潮湿了,就是没有餐具可以吃,白白浪费。电话一直进来,送来的热食没有在预定的地方登船进来,反而自作主张的在另外一处进来,结果就花费更多时间才送进来。而许多的救灾团体已经疲于奔命的把生病的居民还是妇孺老人送到救灾中心。


这里不得不说,非常佩服一位受灾的师姐。水淹到胸前的高度了,原本她可以和家人避难到别处,走到半途,交托了丈夫继续前进去避难,自己转回头去日新帮忙。一个女人,安排协调在日新中学的一切,吃的数量,需要的物资,救灾人员进出的路线等等,真的不简单,也非常有勇气和智慧。也幸好有她在那里撑住大局,稳住那里避难居民的散乱的心。

环顾四周,还是有一些年轻的在那里,召集了几位,打算在下一批食物进来的时候要如何安排和应对。打算我拿一些食物当目标让不守秩序的居民领取,其余的分两条路线拿一些食物上去分派给行动不便,或生病,或老弱妇孺吃。这样才可以完整的照顾到全部需要的居民。可惜第二批的食物真的送错地方,因为不听指令贪图方便发送去错误的入口,所以等很久都没有送进来。其他团体的食物陆陆续续有送进来缓和压力了,不过可惜就有大概10%的食物不小心泡到水了,有大概50%送来能够吃可惜没有筷子汤匙之类的,不方便吃。当然还有即食面之类的东西送进来,试问那个时候还要怎样去找热水来泡即食面?


好不容易等到第二批食物送进来了,也可以分配给居民,并极力安抚在那里恐慌无助的受灾居民。看到一位年轻妇女眼眶通红,一加关心慰问马上就眼泪决堤。无助的她不晓得要逃难还是继续守在日新,也不晓得家人是否可以进来接她出去,因为路很多都不能通了。一谈之下才知道,原来她老家在司南马,也认识我五叔,世界真的很小。

走访一圈关心一下居民的情况,并也委派年轻的去大概统计点算在那里的人数,那时收到指示我们要撤离这里了,因为有食物陆续送进来,也有几条动线,由居民还是商家自发协助撤离的交通。就安排这边两条动线是来往那个出口,这两条动线是来往那两个出口。避免重复混乱。也交托了一位地方代表如何处理和联系窗口,然后志工就开始撤离日新中学。那时候,食物与食水已经越来越过剩了,就丢了满地或不珍惜。


一路撤离走出去的时候,也是许多状况,不听指示或自作聪明要自己出逃的居民被水围困动弹不得。协助安排了救援人员送居民出去,然后志工继续往外撤离。雨,是停了,不过由于到了涨潮的时间,所以水位竟然提高了。好不容易才出去路口,等候被接送去另外一个地方去支援。在那里,在那时,才有时间歇口气吃点东西,那时候已经是下午两点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