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2月19日星期二

避难

发生水患,逃命固然重要,但是还有一件更加重要的事情,却非常让人头痛。那件事情就是清扫。这次的水灾,是几个因素一起造成的,所以水来得急,退得也非常快。水灾过后的满目疮痍,真的很让人无从下手。

在救灾避难中心那里,大家最关心的事情就是,水退了吗?什么时候可以返家?情况怎么样了?而早上我送了小朋友去临时考场考试后,就到几处的救灾中心那边去关心一下。原来受灾居民昨晚是漏液撤离,大概十一点多才抵达那里。一夜不好眠,早上醒来就是开始担心家里的情况。简单的关心抚慰一下,大概知道了需要什么,和下一步要怎么处理。药物,贴身衣物,还有环境清洁,都是非常重要的。

大家临时匆匆忙忙离开,很多东西都来不及带出来,有些仗着原本的避难中心就在住家附近,所以也把贵重东西和文件都遗留在家里。怎知半夜的撤离,变得一切都不一样了,自己的住家不再是眺望得见,也不能走几步路就可以回家看看的了。有亲友接送的,还好。没有的,就只好干着急不晓得如何是好。在那里也学习到一样东西,原来一群人聚居在那里,吃的食物都要留一份样品起来,以便有什么事故的时候,可以追踪检查。也一一的问了各自的健康情况和需要的医疗支援,写了一份清单交给驻守在那里的政府福利官员。

避难中心原本就是一个有组织系统的社团,大家安顿好,就启动了原本各自的功能小组,慈善组,福利组,伙食组,医疗组。。。全部都动了起来,也可以很好的照料避难的居民。这次真的多亏社区那么多社团,大家自救,互相关怀帮忙,所以都非常有效的照顾到受灾的居民。

离开了避难中心,就到侨光小学去看看,那边开始要清扫校园了。当抵达的时候,也已经清扫得差不多了,一大群的志工已经一早就位清扫。日新中学那里一早就求援需要清扫,刚好吉隆坡与马六甲那里有志工北上支援,带着各种器材,也在大概十点多的时候抵达,然后廿卅位志工一起就整理与清扫校园。工具的便利,就是工作的效率。几个小时而已,就大致把重要的办公室和礼堂周围都整理好了。

在政府的协调与避难中心那里,我们也设立起服务中心。那里,一方面是扮演着咨询中心的角色,另一方面也是招募志工的据点,还有支配调动人手的总部。电话一直接不停,人来也人往,问这个那个,我们也尽量的解答和安抚。遇到需要帮忙的,比如清扫和医疗服务,也尽量安排与配合。原本一开始是专注在学校与寺庙,到后来收到一份长长的名单,是要做法亲关怀的动作。

这次我学了乖,是骑摩托出去了,不能开车,因为到处都在塞,也非常不方便。拿了那份名单,开始到重灾区那里去看看情况,有些的地方已经可以进入,就要去关心一下然后回报协调中心。当然也是要去留意是否有孤老贫病的住户需要帮忙。时不时都会接到电话,子女在外,重灾区的父母失联了,都很着急。值得欣慰的是,还好没有人命的伤亡,所以非常肯定是安全的,可能只是不晓得安排去了哪里,还是电话掉进水里不能使用了而已。

这次的水来得非常急,也比历年来得高,所以重灾区那里,经过十年的安枕无忧和松懈,这次就损失惨重,基本上整间房子里的家具用品都泡汤不能用了。如果还有垫高挡水的,小水挡得住,大水来到,变成更加严重,因为外面的水退了,里面的水却流不出去,变成小池塘,更加麻烦棘手。

政府的协调中心里的面包和食品,是多到一座山那样,泛滥了。而各个部门也没有好好的协调好,指示牌不明确,所以很多人也是走来走去。当然还有一大堆假消息与流言,说什么水坝爆裂了泄洪、有钱分、有东西领,有食物吃。。。很多来协调中心问我们,都被问到一头雾水,莫名其妙。现在的人太无聊了,也太“热心”了,连NASA也会有联系关系的,所以让许多人白忙一场。

还有中央政府的国防部队与民防部队,就不晓得在那里是要干嘛的,也是晃来晃去,在一旁生火煮食去了,倒没有看到如何出去救灾还是清扫。不过。。。清扫这些“小事”,肯定不是他们干的事。如果是要“救灾”,那就要先评估安危,这些“大事”,一般也不会轻易出动的。所以大事做不了,小事做不好,就不懂做么一大堆人在那里干什么就是了。

2017年11月30日星期四

水灾(二之二)

在那里看到一户人家,别处过来支援的,很有爱心。站在路口,看到谁出来,就赶紧趋前递上水和关心慰问一下。简单问了一下,长者是说可以帮到就帮,他们不是大山脚的居民来的。也有看到许多有罗丽卡车还是pickup车的人,自动自发的帮忙载送需要的居民。这种受灾后的互助,是真的很让人感动的。人间毕竟还是有许多无名英雄的好人。



等了好久,要来接送我们几位志工的罗丽也陷入车龙中,动弹不得。所以大约在三点半四点的时候,招了辆Cari Makan就直接过去支援珍珠市那里的情况,因为还有许多高度及腰及胸的地区没有拿到食物。协调中心那里的情况也无暇跟进,我娘原本是负责煮食的也已经出动去派送食物。太多出动的车子卡在车龙里,调度不便与机动性低。这次坐在前面车斗那里,直接铲过水深两尺的地方,前进集合地点去支援。

手机一直响,因为还有各个困在水中的灾区师兄姐求助要求派食物过去。可是问题现在我们不是要过去就能够过去啊。好不容易抵达集合地点,马上看到状况。一位妇女歇斯底里的哭,说救灾的人忽略她那一区,水淹到屋顶了,孩子几个还在里面没有出来,邻居也有大约六七人困在里面。听了吓了一跳,怎么安抚也不能平静她的歇斯底里。好,这次我们是要去救人了,但是要带食物进去。虽然说救人不是我们应该做的事,我们是二线救灾,不是前线救灾。

把妇女带上Cari Makan,由她带路,我们一起全部进去所谓的重灾区。兜兜转转,弯弯曲曲,终于到了她所谓淹到屋顶的地方。言过其实不可大用,水位只是到腰而已。去了她孩子困在里面的房子,是双层楼房,孩子与邻居都已经躲在楼上“悠闲”避难。志工协助一户人家出来,要他们撤离,帮忙拿东西和带着小孩,先去Cari Makan那里集合,因为Cari Makan也已经进不来了。水位高过引擎了。



那一带的居民悠闲躲在楼上避难,看到我们到来,跟我们打招呼也不打算离开。志工随口关心问,“有食物吗?”“都有,都有。”“你们是派食物啊?那有没有炒饭?不然炒米粉也ok。。。”天,现在什么时候了?还要挑哦?那些食物原本是要保留给下一个地区的师姐那里的,已经从两点打电话追要东西到现在还没有送到。可是那里的居民就要求食物,怎么样?给还是不给?给的话,也不够;不给,说不过去。请求居民撤离吧,至少安全也有食物,但他们都不要离开,就是要“点餐”,还会要求晚一些再送进来。

不行了,天已经快暗了,我们又要撤离了。既然那里的居民安然自在的在楼上避难,相信也可以有自保的能力,况且也有搜救的船进出帮忙载妇孺老人与行动不便的出去。走在及腰的地区,真的不晓得脚下是什么东西,还好我的涉水鞋是可以保护脚又不会积水,但是还是有不顾安全的师兄姐赤脚走在水中,也几乎全部都在水里摔倒过(我没有摔哦!)。怎么在那里还不顾自己的安全啊?

出去集合地点,天色真的越来越暗了。接力让另一支队进去,这次千交万代只是要去那个求助的地区就好,其余都不要去了,不然真的会没完没了,也会被当傻子的这边那里使唤。在那里又遇到另一位好心人,他店已经淹了,不过就暂时不能怎样所以不管了。因为他有pickup,所以自荐载人去要去的地方。每一位出来的,还是走在那里的人,都会问,“要去哪里吗?我可以载你去。”好心人,真的很多。在那里等候送食物进去的师兄出来,可是等了好久都没有出来,而我感觉自己的身体已经降温了,有点冷。早上出来,没有什么吃喝,又要泡在水里大半天,难免啊。

请求了那位好心人载我们几位先回去协调中心,因为原本说要送来的食物100包也转送往土地局那里。好吧,先回去,变化球和状况太多了。抵达协调中心,师姐马上热腾腾食物递过来就先吃了点食物,感觉力量马上回来了。可是协调中心那里要整理撤离,要全部过去支援在土地局,因为政府请求慈济支援那里新开辟出来的避难中心。赶紧把东西都搬上车,就过去那里了解可以做些什么。土地局那里好多人好多车,居民陆陆续续都转送到那里休息。我们要清扫场地和重新规划地方让居民休息。二话不说,全部师兄姐自动自发,手上拿什么就做什么,抹地、清扫、整理与抚慰。。。一个指令,各自行动,各就各位。


毛毯才送来了两百件,从中午开始要求的东西傍晚才送到,预留一点在土地局,其余的要赶紧派送出去。好吧,我去,原来还有两个避难中心要去看看与关怀一下。先要送去50件给另外一处在神庙的避难中心,可是需要回到一位师兄的店里去拿塑料地毯才可以,不然睡地上湿气太重。原本就十五分钟的车程,但是现在需要前往,是差不多要一倍以上的时间才可以抵达。趁机在罗丽车斗里休息。也一直在更新情况给关心灾情的同学朋友知道,并请求无特别事故的就不要出来了,路塞得很严重啊。

八点,抵达那处避难中心,负责人不在,剩下两位政府福利局官员在那里。送上毛毯和慰问一下那里的老人家,食物是不需要了,已经多到吃不完。现在需要的是药和医护人员。简单的安抚和了解情况,也知道了日新中学那里的避难居民要全部撤离,会有大约四十五位过来这里,所以要留下足够数量的毛毯。

另一个刚刚成立的避难中心在斗母宫,所以要赶紧过去看看。那边是第一次成为避难中心,理事会没有经验不知道从何开始,有点不知所措。分享需要注意的事项,因为得知会有将近一百位从日新中学那里避难的居民转移过来。民防部队与军队的大卡车已经在协助转移。就这样就回去土地局那里集合,那里已经重新整顿编排完毕,福利局与州政府机构会接手处理。

就这样,拖着疲累阑珊的步伐,到十点才回到家。那时候还要载一位中学生回家,因为隔一天他需要去日新独中考试SPM,我们暂时收留他一夜。后来得知,斗母宫那里的居民撤离到十二点才完毕。一整天下来的奔波,虽然疲累,虽然辛苦,但想到受灾居民的家当全毁,在避难中心那里席地而卧的辛苦,真的不算什么了。


2017年11月28日星期二

水灾(二之一)

那天星期六,一早就天阴阴的。还没有外出就开始滂沱大雨。还记得一直在嘀咕,为何那天那么多车,那么的阻塞。结果因为等人的到来,下雨和塞车,原本的约会都迟到了。在赴约的时候,雨时大时小,没有多少迹象显示会雨停。

分享会完了,回家了,还是偶尔有雨。堂妹因为下雨,早上游泳了就在我家那里待着,直到下午五点多还是没有雨停的迹象。等到她吃饱了,七点多赶紧趁着雨歇的时候回去看看已经开始淹水的住家。对了,那天是农历九月十六,是大涨潮的时间。

入夜,雨哗啦哗啦的下,开始担心,是不是淹水了?情况怎么样了?直到十一点多要睡觉了,雨还是没有转小的迹象。带着忐忑的心入睡,希望睡醒了一切都会平安没事,至少不要太严重。之前大山脚都平安度过,现在应该问题不大。

凌晨两点,我被大风惊醒,打开窗看了看,风很大。外面乒乒乓乓的,不晓得是什么声响。关窗了再去躺一下,不过窗外还是乒乒乓乓,噼噼啪啪的,对面住户的树左右激烈摇摆,很吓人。起身下楼开门出去看,那个风势真的不简单,我其实还是会担心土崩,或山坡坍塌,毕竟我住的地方是刚开发的山区。也不能怎么样,回去把门关好吧。我娘也醒了出来看看。

心有不详的预感,我把手机充电,开着没有关机的睡了下去。四点多电话响。看了看是一位师姐,是一通求助电话,问我南美园那边水淹了,有一位老妇失联了,怎么办?我极力安抚她,也给了一点处理方法,我也真的不可能现在乌漆嘛黑的时候冲出去进入灾区找人。

倒头睡,心挂挂,这次真的要糟了。五点多,对面邻居打电话来,问我要不要出去看看一下?想来也是睡不着了,就答应了。换衣,带手电筒,穿上涉水鞋,吞了人参粉胶囊,就跟着出去了。一路出到大马路,有许多树倒、还有许多水沟已经满溢出来,有些很久没有水灾的地区,已经开始淹水了。

先去了邻居的工厂那边看,路有淹可是工厂安全。再兜到另一处地区忠英园,那里是堂妹住的地区,进入前进大概几百米,已经水淹两尺多,pick up车子已经不能进入了。邻居在那里接了他员工一家人出来上车,吩咐把门锁好,就离开了忠英园,水淹得不能继续前进了。

把员工送往亲戚那边,经过Permatang Tinggi的一座桥,河流已经满溢泛滥。河边的大抽水机在努力的把住宅区的水往河里抽,却导致对岸的地方泛滥得更加严重。天渐渐亮了,但是雨还在断断续续的下。很多路段都水淹了,经过一处地区就赶紧上报那边的情况,也一直在叹息,这次糟了,大山脚沦陷了。

简单的塞了早餐后,到一Berapit去,那里有庙宇分派物资给贫困户。大概三百多户,可是大部分都迟到还是不能抵达,可能出不来吧。在那里其实我心也很忐忑不安,电话又快没有电了。这该死的手机电池,只能让我使用不到三个小时就完蛋没有电了。催促邻居要回了,因为预感我们是否要做些什么了。天亮了,要回去前就已经大略知道哪条路通,哪条路断了。也去了好几处地方看了情况,比如Jalan Betik, 宋万庆路,BMU前面那里的路,忠英园的情况,还有山脚镇一带。几个水灾黑区都转了一圈回来。

回家,赶紧手机充电留意讯息,九点半的时候救灾协调中心成立了。马上换制服出发去集合,应该是要准备热食和水,送往灾区了。抵达的时候,有些师兄姐已经在忙碌了。志工全部井然有序的各就位开始准备食物。第一个任务来了,要送食物和水去日新中学,那边有好几百位居民在那里避难。半个小时准备好的第一批的食物只剩下70份,怎么办?第二批还要20分钟才好,那时候会再有150人份。以前一直埋怨的香积饭,现在及时发挥大功能,简单,方便,快速,可以入口。

我自动请缨,日新我先去看情况然后再回报情况。安排了先带70份,后续补给再送进来,问题是要搞清楚哪一条路可以通,因为要绕很大的一圈从另外的一处进去。十点多就跳上罗丽和几位师兄一起出发,里面有位师姐传讯息出来车子已经不能进入,需要派遣Cari Makan出来载我们进去。原本预计10.45抵达的,因为路阻塞到处车进退不得,所以兜更加远的路才可以抵达,抵达的时候已经十一点多了。

Cari Makan也走不远,水太深了。怎么办?没办法,每个人手提着食物和水涉水进去吧。刚刚好有一位妇女拿着大冰桶当做载物用,水和热食就放进去,然后拖着浮水进去。要很小心走担心跌落水沟还是洞。好不容易,一步步走朝着日新的方向。要从1号门进,不能进;2号门,不能进;换去日新3号门进入。沿途食物也是开始在分派给路人,因为有居民已经陆续冒险涉水走出去与亲友会合逃难去了。



抵达看到大家,食物被抢一空,完全不受控制,因为大家都饿了整个晚上,早上到中午都没有东西吃,我们的热食,是第一批“大量”抵达的食物与组织。看着伸出来的手那么多,要几包又几包,可是才剩下60包是完全不够,还有很多人没有拿到。要求说先让给老人妇孺跟生病的,但是完全没有听从,抢就对了,虽然已经说还在送着150包进来。也在那边看到有居民拿多食物收起来自用,哎呀,都已经说了会继续有食物进来,那么自私收多几盒起来干嘛呀?

没办法,控制不到,也只好尽力安抚没有拿到食物的,并承诺说会有食物陆续进来。也是有其他机构还是人士打包食物进来,比如炒果条、炒米粉之类的,可是包装不好,食用不方便,不是跌落潮湿了,就是没有餐具可以吃,白白浪费。电话一直进来,送来的热食没有在预定的地方登船进来,反而自作主张的在另外一处进来,结果就花费更多时间才送进来。而许多的救灾团体已经疲于奔命的把生病的居民还是妇孺老人送到救灾中心。


这里不得不说,非常佩服一位受灾的师姐。水淹到胸前的高度了,原本她可以和家人避难到别处,走到半途,交托了丈夫继续前进去避难,自己转回头去日新帮忙。一个女人,安排协调在日新中学的一切,吃的数量,需要的物资,救灾人员进出的路线等等,真的不简单,也非常有勇气和智慧。也幸好有她在那里撑住大局,稳住那里避难居民的散乱的心。

环顾四周,还是有一些年轻的在那里,召集了几位,打算在下一批食物进来的时候要如何安排和应对。打算我拿一些食物当目标让不守秩序的居民领取,其余的分两条路线拿一些食物上去分派给行动不便,或生病,或老弱妇孺吃。这样才可以完整的照顾到全部需要的居民。可惜第二批的食物真的送错地方,因为不听指令贪图方便发送去错误的入口,所以等很久都没有送进来。其他团体的食物陆陆续续有送进来缓和压力了,不过可惜就有大概10%的食物不小心泡到水了,有大概50%送来能够吃可惜没有筷子汤匙之类的,不方便吃。当然还有即食面之类的东西送进来,试问那个时候还要怎样去找热水来泡即食面?


好不容易等到第二批食物送进来了,也可以分配给居民,并极力安抚在那里恐慌无助的受灾居民。看到一位年轻妇女眼眶通红,一加关心慰问马上就眼泪决堤。无助的她不晓得要逃难还是继续守在日新,也不晓得家人是否可以进来接她出去,因为路很多都不能通了。一谈之下才知道,原来她老家在司南马,也认识我五叔,世界真的很小。

走访一圈关心一下居民的情况,并也委派年轻的去大概统计点算在那里的人数,那时收到指示我们要撤离这里了,因为有食物陆续送进来,也有几条动线,由居民还是商家自发协助撤离的交通。就安排这边两条动线是来往那个出口,这两条动线是来往那两个出口。避免重复混乱。也交托了一位地方代表如何处理和联系窗口,然后志工就开始撤离日新中学。那时候,食物与食水已经越来越过剩了,就丢了满地或不珍惜。


一路撤离走出去的时候,也是许多状况,不听指示或自作聪明要自己出逃的居民被水围困动弹不得。协助安排了救援人员送居民出去,然后志工继续往外撤离。雨,是停了,不过由于到了涨潮的时间,所以水位竟然提高了。好不容易才出去路口,等候被接送去另外一个地方去支援。在那里,在那时,才有时间歇口气吃点东西,那时候已经是下午两点多了。

2017年9月27日星期三

心境

最近有许多奇怪的心境,生活也是发生一些转变,所以都是片片断断的在记录。

最近生活的充实,是得到心灵上的欢愉和满足。那是因为闲来无事,也承担起讲师分享的事情,在寻找资料和准备分享编排的时候,得到最大收获的还是自己。人或许都是有那个惰性,所以当外在的成就与督促,只能让自己走得更加殷勤。或许这个就是所谓的时势造英雄吧?

我自认不是什么英雄可以改变什么事,就是往往懈怠下来的时候,身边的因缘“压力”,让我不得已只好往前走。或许这个也是一个成长的因缘吧。在修读与了解分享内容的时候,要找资料,要找影片,连带剪接影片也因为需要到,学了起来,还有一些字眼、索引、解说、图片等等的,无不都是让我自己在学习与成长。感恩,从浩瀚如海的知识中学习与成长,然后自己反而是受用非常。

感恩被需要,所以每当被邀请去这里那里的分享,都乐于配合,只求可以付出贡献,让人受益。当然也是因为生意比较淡和弹性,所以就可以腾出时间去做很多人觉得很麻烦与花费时间的准备资料和编排课程。最近都在分享《卅七道品》、《八大人觉经》、《环保》的东西。

当有使命,就变得比较敏感,对于那些有关联的课题。所以变成看东西的时候,就会朝着那个专注点去留意,才发现原来一切都是那么的无所不在,在身边而变得不自觉。当然也感恩一直都在身边,可以让我学习与自省的人、事、物。

生意的淡,不是一个人的事情。有在努力,但是往往都是最终的决定性时刻,告吹了。一切都是因缘吧,尽心随力,该做的应该做的,都有做了。只是结果是一个让人失望的答复:延期了、不要了、改其他东西了、生意别人拿去了。。。然后就终止了对话,或给予“下次有需要再联系你”的敷衍。除了能够祝福与相信那些人真的会回头,还能够怎么样?

也只能说,不是没有机遇,只是没有那个运气和福报,或许这样想,自己的心情会比较好过一些。

~~~~~~~~~~~~~~~~~~~~~~~~~~~~~~~~~~~~~~~~~~~~~~~~~~~~~~~~~~~~~~~~~~~~~

最近对一些课题和事件,真的很厌恶啦。。。

1. 面子书和聊天软件的假新闻太多,很烦。已经不那么轻易去相信那些转发还是什么神奇效果的分析图。真不明白,散播假新闻,自己得到什么好处呢?也很感叹现在人的无知与愚昧。有时间多读书,不要整天看面子书。

2. 那些电台,尤其那几位女DJ,好心不要把定义标榜播放怀旧经典音乐的电台,变成那些八婆吹水节目。一大堆广告,吵闹又烦死。好心,疯婆泼妇就去那种九流节目啦,还自称女王咧,是想怎样?


3. 那些新新父母,好心不要把自己的儿子称作王子,女儿叫公主啦,很恶心。那难道是要叫你皇帝皇后跟你叩拜吗?

4. 以前刚入职场的时候,都是被嫌现在的年轻人不能用啦,眼高手低,好高骛远,态度有问题。现在自己也步入那个年龄,看到现在的90后跟00后,哇,态度不可一世,能力不敢恭维,更离谱的是没有礼貌还以为多么有性格啊,喷血。

5. 办活动,总是有正面两种不同的声音。而且很好玩的是,这个声音是刚刚好是冲突对立的。这个时候就要看自己要抱着那种心态去处理和面对问题了。比如:一班人马说我没有安排准备食物,很寒酸;另外一班就是另外一种声音,我准备的食物太多了,浪费。

~~~~~~~~~~~~~~~~~~~~~~~~~~~~~~~~~~~~~~~~~~~~~~~~~~~~~~~~~~~~~~~~~~~~~~

好话一句,分享散播正念,让周围更美好。


2017年8月11日星期五

坚持

有时候门可罗雀,有时候忙到挑灯夜战才赶得及,这个就是市场,也是机缘,有订单的时候要把握,没有生意的时候要坚持。我开始慢慢的明白,每个成功者说的要坚持,要坚持是什么意思了。坚持,除了要坚定的恒持,也是要不动摇的信念,耐得住挫折,耐得住考验与挑战,也要耐得住入不敷出。

当一个人开始做这个决定,想要改变、想要转变,那自己是否已经准备好面对各种各样的挑战与考验?尤其是经济上的入不敷出,那是最大的磨难,从原本的每个月定时固定的收入,不必理会业绩,不必担忧下个月,到现在的战战兢兢。每个月固定开销就算自己不吃不喝,还是要缴付的,资金是否可以支撑那么漫长的时间?

那天报账所得税的时候,总结一下2016年的业绩,是真的惨不忍睹。守着忍着一年不支薪,没有大开销,也才那么一丁点的收入,弄了一下,计算与调整了,补发一点自身津贴当公司开销后,申报了所得税。幸好今年是有所成长改善了许多,但是横看半年来的营业额,还是不能稳定的达到辞职前的收入水平。已经一年多了,那是多么长的一种坚持啊?我自嘲的说,一开始是没一餐也接着没一餐,现在算是有一餐没一餐的,希望很快可以进入有一餐又有一餐的情况。

当然那么长的一段时间,自己也是在调整产品方向与步伐,更是学习如何面对各种各样的环境与挑战。吃亏当进补,被骗当笑话,心态一直还是要维持正念。老实说自己也有动摇与想放弃的时候,就是想安稳的回工厂当打工族,但不晓得是否天意弄人,投了那么多份的履历表到现在就是石沉大海,音讯全无。又很化学的,想放弃的时候订单开始有进来了。。。

在这个一年多,除了经济上的压力和忍耐着享乐的欲望,当然也是看清了许多人心与人性。有些人表面上对你很好很热情,但行动起来就是另外一套很冷漠很无情;看起来这个是贵人,但原来是另有目的利用;接触这个人好像很无情粗俗,但却是真确的个性;对你亲切处处提点你,原来背后那把断骨刀磨得很利呢。。。很多的体悟,很多的经历,很多的成长,很多的学习,都是不枉交了那个学费来上课。

现在全部都是自己处理,接单、出报价、取货、设计、加工、出货、出单、收钱。。。前面弄到后面,真是很好的学习。一个环节出错变成白费了或赔钱了生意,就当做累积了经验,下次不要再犯了。看到眼前一个大订单,还要再考量其他因素,不然到时候交不了货还是收不到钱,那就赔了夫人又折兵,损手烂脚、焦头烂额。接下来还要搞业务看如何突破困境,也要开拓市场。所以基本的要稳定下来,才能稳扎的走下去。

所以,所谓的创业自己做老板要坚持,就是这么一个意思。“坚持”两个字简单到来每个人都说得出来,但是真正要执行起来,是不容易的。想要跳脱困境,就要先学会坚持。我也不是有什么大梦想要身家千万大富大贵40岁退休然后去环游世界每天看花看书喝茶吹水,就起码的可以安逸些,悠闲些,自由些,自在些的过自己想要的生活而已。


所以,要坚持啊。。。

2017年6月29日星期四

摸胸

金钱游戏一阵风风火火后,扣查的扣查,冻结的冻结,充公的充公,提控的提控,然后又恢复平静了。下一步的行动是等到三五七年后才下判?还是不了了之?新的盘最近比较低调,但三几个月后,又开始冒出来了。人都是因为贪,都是觉得自己找到了机遇,找到了先机,所以就奋不顾身的投入,到后来血本无归了才来拉布条上门示威,哭爹喊娘的。。。

生意最近市场非常冷清淡静,每个做生意的都愁眉苦脸,愁云密雨,呜呼哀哉。听过这样的一段分享,感觉很贴切现在的情况,有意思:


“我给你十万,你给我摸下胸好吗?”
美女立马脱下了衣服。
十分钟后,美女: “你怎么还不摸?”
“我没钱。”

这是一个段子也是目前市场的最高境界,看为上策!
现在的客户很多都是只打听价格,而不是真的下订单!
所以,销售员亮底牌切记一定要慎重!
裸了客户不一定要!

不要问我最低多少钱!
多低的价格能满足你的欲望?
没有利润的服务,如果我敢做,你敢用吗?

现在很多都来问东问西,甚至知道便宜了还要更便宜。最近有一个客户,从原本七十多元的东西,刚好遇到促销,我主动降价到五十元不到,已经很便宜的跳楼货。客户还要再扣,还说要做第一单生意就扣,不然拉倒。这样还没关系,竟然还拿样品照片到处问价钱,岂不知那些市场人士倒回来问我们价钱。那是多么滑稽的画面。不要以为自己很厉害,有时候世界很小,到转个弯都会遇到熟人呢。

现在,有些生意宁愿不做,也不会降价掉原则,或做好心去帮人家。不然倒头来,吃亏的还是自己。就曾经一个帮忙,客户也口口声声说要还钱,信任他,帮他,结果现在不止没有赚,还倒贴几千块呢。不还钱啊,怎么办?好心啊,相信啊,生意啊,结果???在商场,就是现实,冷漠无情。你热心好心,人家就利用了,然后知道你也不能怎么样,所以吃亏的还是自己。

还有一个情况,要问价,图表尺寸规格什么都弄得超详细仔细和完整。给了价钱说贵,问预算是多少,结果预算只是要三块钱的东西,而给的规格东西,至少都要十二元。拜托,要ABCDE这样多的东西,然后给一个微不足道的价钱,你当这里是什么?自己要有自知之明嘛,而我也犯了个疏忽,没有沟通清楚问预算多少。还以为画得出这样的规格东西,就付得起这样的价钱,结果是我高估了对方的能耐。

种种叹为观止的遭遇,让我虽然还在没有能够赚钱的时候,渐渐明白了市场上的道理和经验,那些都是课本课堂上学不到的东西。

2017年5月27日星期六

价值

没有利益的东西,没有人会想做,做了也不会持久,当然不包括慈善的东西啦。但是身为消费者,我们的东西是否有得到很好的价值发挥?我们到底是买产品还是贴钱给对方享受?还是付出给享受了才有得到服务?

先说直销的产品,不否认是一种趋势,也是一种非常好的方式让大家都各取所需。加入的人可以赚钱,消费的人得到想要的东西,公司得到发展,产品得以销售。。。少了店面的营运开销,少了一笔资金的投资与成本增加了人与人之间的互动,所以这个是非常符合现代社会的,肯做就有得到的概念。身为消费者,当然希望东西好,有帮助到,也希望东西便宜,更重要的是可以信得过,不会有伤害。而代理者希望可以赚钱,得到成长,得到归属感。

可是现在看到许多所谓的直销公司都花大钱,让下线代理拼业绩谷销售。只要拼到多少了,就有多少佣金,然后奢华隆重的表扬大会几千人给你鼓掌放纸炮灯光聚焦变巨星,当然还有包括附送六星级奢华旅游配套等等。不然就是还有什么买产品有抽奖派钱游戏,买得约多越有机会。。。你会看到一大群人孜孜不倦的带饭锅带、吸尘机还是美容产品等等一票人,上门做示范。或约在星巴克麦当劳还是哪个高消费咖啡厅跟你画一大堆圈圈和数字帮你规划将来。


这一切都是在烧钱、花钱啊。卖东西,各阶层代理都有佣金了,假设产品是100元,公司有拨出大概65%的佣金给各阶层的代理,东西才值35元。加上区域的经销公司还是storekist囤货开店等等开销,算他们只有区区的30%盈利好了,所以东西来价才值得27元。总公司包括工厂生产、包装、运输、广告、汇率损失等等一大堆的,保守盈利应该有30%吧,那东西才有价值20元不到的成本,包括华丽的包装盒,广告和运输等等。如果再加上那些超级表扬大会的撒钱让下线感到光荣被肯定,还有包机包吃包住包景点的旅游配套,那些钱,是哪里来的?成本是不是更加低?

问题来了,那现在我们是买产品?还是花钱买代理商的荣誉感和付给他们的旅游配套?

这个看法延伸到保险公司,许多从业员一开始要拼业绩表现的时候找你很勤,因为手上有一份名单target list,然后帮你review保单看看够不够现在的医疗费,帮你解说要保障自己将来、要保障家里的人。。。很多许久不见的朋友会突然对你很亲热,然后约你见面喝茶。两种情况,买了过后,就不再是target,有事再联系;不买保险,也不是target了,浪费时间。

问题在于很多时候,当有病痛意外的时候,才来说这个那个不包括,这个超支,那个不通过。。。而许多医疗体系也因为是claim保险的,所以就狮子开大口,胡乱的计算那个医疗费用,变得原本说可以保障一辈子的保单,只能用一次两次而已,剩下的,就要加保加钱等等。

还有不能忘记的每年好几次的各种表扬大会,星光熠熠、金辉碧煌,大家正式穿着西装晚装礼服,坐在台下奋力为台上的精英杰出者鼓掌。训练课程也必须山长水远的去哪个山顶还是海岛办,为的是让从业员有成长,有认同感,可以继续奋斗招人买保险。这个也是每位从业员在每份保单大约抽取六年佣金以外的额外福利。


我不懂如何计算保险的成本和价值,因为不是从事这个行业的,但就知道,一切都是钱啊。。。我们买的保单,是真的保险?规划理财?还是帮助从业员去进修?去获取荣誉感?归属感?

我不反对大家应该有钱赚,大家各取所需,但是现在物价高涨的因素,说到底还是消费者本身造成的。各种行业各个产品,很多时候都是因为消费者本身的态度和要求,弄得原本就不贵的东西,变得越来越贵。因为想要所谓的被尊重、要快速取货、要包装、要24小时customer service、要三五七年保固期、要样品、要特别、要个性化。。。也有可能东西不贵,就不好卖、没有standard、掉了身份?


如果这些因素都去除,就只单纯的设计、研发、生产、兜售,合理的盈利,好东西自然有口碑与回头客,滥竽充数的就注定被淘汰,一分钱就是一分货,那现今的生活消费成本,能不能就降下来呢?想了想,好像不可能,因为人都是自私的,人都是会想自己保持不变或变得更好,但要求别人开始这样改变做的。。。

就希望,大家在买任何产品之前,想想自己是不是真的需要,也想想自己是不是乐意让你的朋友,得到那些虚荣感的掌声和豪华旅游配套?我自己也有在做直销卖东西,看到许多对于把好东西好产品当一份事业来经营,就开口闭口就多少钱投资多少钱回报的、说如何卖怎样卖才能赚钱的方式,有点反感。没错人人立场不一样,但我却因为认同了解这个产品,进而对这个产品的价值认同,才会自己服用了也开始推荐给身边的人。

所以,我心安理得,也没有压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