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6月13日星期一

状况(二之一)

要骑车去吃榴莲系列,来到第四集,如果这次再吃不到榴莲,就真的很丢脸了。这次四处打探消息、安排出发时间,所以就敲定了这次的路线。原本还以为轻轻松松的,哪里知道去和人分享时才发现上了木头哥的当,这个路线,是KO了很多人的路线啊,一点也不简单。

在临出发前,才发现原本星期日是有家事要办。经过一番协商后,我娘才放我出门的,还好还好。出发前一晚,一直睡不好,可能天气闷热吧,夜里一直醒来,这对一直以来睡眠品质很好的我而言是非常非常少见的。五点半不到,就起床啦,六点这样,就出门去等Hang爷了。


天未亮的在路边巴士亭等候Hang爷,其实蛮吓人的。对面就是义山,虽然我没有做什么亏心事;人来人往的都是外劳,一直打量着已经折叠好的小红,和有点【奇装异服】的我。六点45分,Hang爷和友人终于抵达。出发了去集合地点,是有点迟到了,真是抱歉,要大家等候。

吃了点早餐,确认原本说要来或可能出席的车友都没有出现后,我们就出发了。耽搁了出发,也是因为有位车友的轮子螺丝弄丢了,得到处找螺丝来上锁,不然脚车轮子不能安装啊。这是非常少见的状况,还好忙了大约廿分钟后,事情摆平了。

那是最繁忙的时段和地点,看两旁拥挤的人潮和来往的车辆,变得我们想要前进都少有难度。我一直回头望,以为其他车友在后面,怎么知道如何放慢和回头,都没有看到人影。心底嘀咕,不可能吧,我只是比他们早出发一点,没有理由落后那么远的。


直到来到这个第一个挑战的上斜坡(垄尾)路段,才惊现大家原来是在我前面,他们一定是出发时抄小路,爬过头了。我急起直追的,把原本很调顺的气息打乱了,虽然小红的上坡战斗力是不怎么输人的。结果,由于岔了气,很快的我就撑不住了。心跳越来越快,身体的汗水如雨水那样泻下来,就只差没有漫天星斗。


眼看越过领航的车友,一口气提不起来,就泄气了,不行了。转头一看,怎么大家挤在路边,似乎又发生了状况。询问下才知道另外一位车友,也就是Hang爷的友人脚车链子断裂了。木头哥是我们之间最有经验的,也就停了下来,处理这个状况。

由于没有替代链,唯有把原本撬开的链再压回去,勉强撑住。但看情况也不能撑多久了,那时候只有两个选择,一是回头,去找脚车店还是摩托店,修理或更换车链;二是冒险继续上路,但要有心理准备随时断链的可能。


看了看,也没有我帮忙的余地。调整了气息,前面几位车友已经出发。我气息比较平顺了,也跟着徐徐前进。没多久就是下山坡的路线,一路冲下去,虽然刺激但也小心翼翼的,必须一直刹车,免得撞上前方的车子。

然后在一处三岔口右转上山,由于刹车的缘故,变得冲上山的速度不是很猛,但勉强可以减轻一点上坡的力道。后方跟随着木头哥,他那没有刹车的全速冲上山,我也只是领先一点点而已。那时候的一段长长的爬坡路,我气息又在翻滚,似乎早餐的东西要倾巢而出!我赶紧调气息,放慢车速,硬生生的把那个不适压下去。


电话打来,hang爷和友人走错路,原本要转右上山的,hang爷肯定贪刺激而没有转弯,直直冲而下。没有办法,只有回头咯,走多了冤枉路。长长的爬坡路,慢慢的也远远看到领航的车友。极力的呼喊他们希望等候,岂知他们继续前进,我唯有加把劲追上前去。结果又是为了追人,打乱了气息,很快的就不行了,得下来推车喘息。

好不容易才挨到此行的第一休息站,他们已经等候我们好久了。这算是山顶了吧?那里还有另外的两团车友在那里集合呢。


停车走到瞭望台,望望那一望无际的景色,和天海相连的如诗美画,心情是舒畅的。在那里,也等候紧随而到的(其实是迟了差不多十五分钟)的瓦特普大哥,还有落单了大约半个小时的hang爷和友人。那时候,hang爷友人的脚车链已经完全断裂了,不能再骑,是推车上来的。


这个地方是个平台,有许多榴莲档口。当我们还在讨论着是否要从这里下山回去,还是继续前进抵达目的地。


最后,还是决定继续前进,也把断裂的链子剪断再连接起来。原本不太想出手的木头哥,最后也因为消耗了太多时间应付各种状况,而不得不出手了。是的,那时候已经快九点半了,木头哥的时间不多了。


然后,大家继续了旅程,这段下坡路段,是最刺激的,因为够长,路够宽、够平坦。虽然木头哥和我一直要大家小心,不要冲太快,但似乎没有多少人听进去,尤其想要拼最高时速的hang爷,和年少气盛的yy。他们夸下海口说,这次要创下一百时速呢,是不是脑筋打结了???


结果三分钟半后一处转弯处,出事了。yy翻车了,Joesty大哥在检查伤口和平伏躺在草丛中的yy。经过询问,才知道转弯时前轮失控,yy要跳车,却跳不过栏杆,结果整个人撞上去,脸部朝下。那处不只是对车友危险,很多罗丽还是汽车也会在那里失控的,所以木头哥一直叫我们站在栏杆后,小心下山冲来的车。


就是这个转弯,路虽然宽,路虽然平坦,但一旦高速前进时,很容易就失控的。瓦特普大哥和木头哥检视了yy的脚车,没有多大的损坏,基本安全还可以用,只是人受伤了,擦伤许多了。


过后大家慢慢的滑下山,赶紧到诊所去洗伤口。yy没什么大碍,只是伤到右脸,右胸,左手指,右膝盖,右手肘,左手肘,衣破,裤裂这样而已。我则赶紧联系阿foo大哥,看看是否需要把yy载回去?


包扎了伤口,脸有点毁容的感觉,是摩擦到沙吧。


陪伴了yy很多年的战衣,从台湾买的,也报销了。裤子也破了。。。


虽然没有人想要有意外,可是这样的意外,往往是疏忽和太过自信而造成的。是的,或许曾经挑战过更高难度的路程,眼前区区路程而已,小儿科啦。就是这个【小儿科】与【曾经】的轻浮心态,变得没有那么专注或小心,事情就容易发生了。

16 条评论:

moot 说...

p=mv
冲力/撞击力度 = 速度 x 重量。

如果人是60kg ,加上越野车的10kg , 跑到60km/h(1km/min, 16.67m/s ), 那冲力就是

70kg x 16.67m/s = 1166kgm/s
人车脱离的话 60kg = 1000kgm/s

如果没有翻滚消掉力量, 那力道全都撞上硬物的话,60kg 的人等于被1000kg的锤子击中,人体那消受得了。

tamiya 说...

moot大:呵呵,很怀念呢,这些方程式。。。是的,必须要消掉一些,不然人体不能承受。

那小子,说不听的啦,心高气傲,年少气盛,我们是刹车减速,他是锁死轮胎玩漂移。

moot 说...

上山时用低档踩多几圈,大多不会岔气。如果用高档牙用力踩的话,那耗氧和脚踏转速配合不上,大多会岔气。如果太慢了,就停下车来,用脚车起步的方法,重复的踏上去。

tamiya 说...

moot大:一是要练力,二是要追人,三是不想认输,四是神志不清。。。

苦妈 说...

tamiya,你还是小心点比较好!你娘会担心的。。。

tamiya 说...

苦妈:我还是会小心的。谢谢关心。

lock 说...

你可以去做記者了!

tamiya 说...

lock爷:要不要请人做兼职?

強哥哥 说...

幸亏戴头盔。

tamiya 说...

强叔叔:安全措施要做足啊。。。

单身汉 说...

好长篇的报道,你用心大家都看到了。

傻孩子 说...

欣赏你们的毅力

彩虹 说...

哇!真的蛮危险又刺激的动作,幸好您的朋友只是皮外伤,但看起来也挺伤的,脸手脚部分都是血,挺吓人的。这是心高气傲的代价吧。。。
您部落的文章写的很有文采,而且内容很详细。:)

嘿嘿 说...

衣裤破得不对劲,不到家,不到正点!

该破的地方不破! 哼!

tamiya 说...

单身汉:都是把我思我想,我见我闻,记录下来和大家分享。。。

傻孩子:呵呵,谢谢,很好玩呢。

彩虹:不幸中之大幸咯。唉,其实骑车是很安全的,都是自己要小心。谢谢你啊,要常来哦,还有很多故事来不及分享呢。

嘿嘿:你可不可以有点同情心???

阿偉 说...

YY没什么大碍,只是伤了......而已。
而已??!!
看了真让我莞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