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3月17日星期二

大爷

经过沉淀,经过商谈,也经过咨询,一切似乎都已经尘埃落定,对,就是在机遇里说的事情。原本的期待与盼望,落得更大的受伤和失望。

和老板商谈商谈,那些当时的所谓的承诺和协议,原来只是个未知数。老板说,如果有机会,还是会跃升的,如果可以,他也是会给我加薪的。到目前为止,他算是很满意我的工作表现。什么叫如果?是当时的他已经预见了升职加薪是不可能的?那为什么还要留我下来?是因为我算是廉价劳工吗?还是像一头牛这样的肯挨肯做?

当时在工作里头,我因为相信了老板,也因为许多外围的因素,所以我决定留下来。那时候的加薪,累积到现在八个月来,我已经“账面”亏损了五六千块了。虽然对那些老板级的高薪厚禄来说,这个只是个小数目,丝毫不当作一回事。可是我那时候的拮据情况,这些“小数目”至少可以解燃煤之急啊。我放弃了机会,也放弃了转变,就是因为当时那个似有若无的承诺!

然后,我们整个部门因为被卖了,在转变那里有叙述,所以经过管理层的争取,旧公司会根据我们的notification period来赔偿我们。小小工程师的notification period是六个星期,而senior engineer或以上是三个月。也就是说,原本就享有高薪的他们,无端端又赚到了一笔,而我们这些底下层的劳工阶级,赔偿也就跟着少了。那些操作员更可怜,只有区区的两个星期到一个月而已。

那时候,满怀期待的以为我会被晋升,想不到到头来都是一场空。那些都不是小数目啊,想到都心疼,就是因为一个错误的信任,换来了这么多的亏损,这样算是交学费吗?有在分析过,是因为我在职场上不够圆融吗?还是马屁拍得不够响?

我一直以来都问心无愧,在外头冲锋阵线,焦头烂额都自己扛,流血受伤擦干眼泪抹干血迹,又再无悔的继续火拼。和客户周旋、和供应商斗智斗力,就是因为这样的所谓“没有上报”,老板都觉得我好像在神游四海,不务正业。打赢一场又一场战没有人注意,反而是一个又一个的黑锅要替人家啃。结果相同时期进来的全部都升职了,唯有我就被一个又一个借口、理由在敷衍。

老板说,这是因为全球的金融海啸,全部的晋升、加薪与花红都冻结了,他也不能做什么。我明白外头的风大雨大一片底靡,这样的决策也无可奈何。可是为什么受到大冲击的还是我们这些底层的芝麻绿豆官?那些老板若愿意减薪,看来帮助还要大一些吧。

算了,就当作卧薪尝胆,吃苦当进补好了。还有两年就修完硕士课程了,到时候就看谁是大爷!!!

3 条评论:

Chaos 疯侠 说...

有时候有苦自己知啊!

小傻强 说...

你大爷的,要挺住!

tamiya 说...

疯侠:凄惨打工族,让人主宰,任人鱼肉,你在彼岸也很辛苦吧。

老傻强:在忍辱偷生中,哈哈。但不必爬高楼,生命也没有受危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