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月24日星期五

存在

有些人,会做出种种匪夷所思的行为举止,来证明自己的存在。比如,工作上的处处刁难只因,经验上的留一手到最紧急的关头才说出来,参与超过自己范围能力的赛事,消费不能负担的花费。。。

工作上,很多奇奇怪怪的老家伙,有的是许多的工作经验与背景,可惜待在一个地方久了,已经处于舒适期,不想改善也不想改变。慢慢的也变得没有竞争力,只能在原有的地方为虎作伥,却不知道自己在整个大环境中已经完全脱节。这样的人要自保,要显耀,唯有耍手段了。许多知识与经验,收得密实,不想传承更不会分享。看到新人像无头苍蝇撞到乌青积血,在最后最紧要的关头仿若神仙降世的透露一点点打救大家,然后一直挂在嘴边,要人牢牢记得,他是有存在的价值的。

有些人,因为职位范围,握有最后的签署确认程序。平时就懒懒散散,做事也得过且过。配件零件出问题,不去解决却一直指东话西逃避责任。好啦,大家努力处理解决了,只要在最后的签署确认通过时需要他“帮忙”。来了,一大堆的鸡蛋里挑骨头,一大堆的concern和担忧,一大堆的程序和文件。。。这些原本都是他应该去处理的,现在却来当作借口不放行。项目里生产线和送货十万火急,那边厢悠悠自在慢条斯理的一样样挑,要劳师动众的求他,笑嘻嘻好言美言他,才好像勉为其难的放行,事后还会写电邮投诉不跟程序,影响他的KPI。存在的价值啊?屁!

生活运动方面,有些人似懂非懂,懵懵懂懂的,没有先处理好自己的体力、体能、技术这些基本需求,一味的更换零件与升级脚车。仿佛一部上万的脚车就可以飞了。可惜骑车时,短短路程就已经气喘呼呼,然后就封车挂轮当摆设,白白糟蹋了一部好车。那部车,是用来炫耀和显示自己多么高尚的存在,拥有一部那么好的车。面子有了,架子丢了,旁人掩嘴嘲讽,却自得其乐,自大非常。

有些人,才刚刚学跑步,一个月前才学一公里两公里那样的跑步,也听了大家的建议去买了三百多块的跑步鞋来认真投入跑步。可惜足踝膝盖肌肉与气息还没有准备好,没有循序渐进的锻炼,为了要得到人家的认同,一直追着拉长距离来凸显自己的利害,殊不知却一直在伤害着自己的身体。没有完成过42公里的马拉松,也不曾挑战过21公里的半马拉松,也还不能完成10公里的跑步,却胆粗粗的报名参加了16个星期后的超级马拉松,50公里跑。那种恐怖与伤害,难以想象,为了证明个人的荣耀和存在,毁了自己的身体,值得吗?

真的不明白,要证明挑战人类和自己的极限不是不可以,但需要有计划规划的锻炼与培训。不是一味抱着勇者无惧的冲劲,就可以突破自己的极限,到后来真的得不偿失。现在槟城这里运动风气炽热,什么奇奇怪怪的运动赛项和挑战都有。比如铁人三项、两项,100公里超级马拉松,环岛82公里跑,骑车那种烂到不行的路或陡到不能站立的路。。。许多“周末运动员”趋之若骛的参与,抱着玩玩就好,或被起哄逞英雄的报名,共襄盛举。却不知道如此鲁莽的超越挑战极限对身体是多么大的创伤?

世界上最艰难的恶水马拉松,比赛全程135英里(217公里)。

要如此高代价的去证明一个人的存在吗?要如此摧残自己的去得到“年轻不留白”的回忆吗?为一个好身体的葬送而感到惋惜。。。



存在
作詞:汪峰   作曲:汪峰

多少人走著卻困在原地  多少人活著卻如同死去
多少人愛著卻好似分離  多少人笑著卻滿含淚滴

誰知道我們該去向何處  誰明白生命已變為何物
是否找個借口繼續苟活  或是展翅高飛保持憤怒
我該如何存在

多少次榮耀卻感覺屈辱  多少次狂喜卻倍受痛楚
多少次幸福卻心如刀絞  多少次燦爛卻失魂落魄

誰知道我們該夢歸何處  誰明白尊嚴已淪為何物
是否找個理由隨波逐流  或是勇敢前行掙脫牢籠
我該如何存在

誰知道我們該去向何處  誰明白生命已變為何物
是否找個借口繼續苟活  或是展翅高飛保持憤怒
 

誰知道我們該夢歸何處  誰明白尊嚴已淪為何物
是否找個理由隨波逐流  或是勇敢前行掙脫牢籠
我該如何存在

3 条评论:

有目标的大头 说...

大头没有参加过21KM,但去年完成了10KM,今年打算参加42KM,怎么办??

tamiya 说...

大头,不是不可以,只是要锻炼和练习。现在开始,到十一月就差不多了。

daniel 说...

所以還是一句:力所能及,量力而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