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1月13日星期五

原始 (八之四)

在那里看到的反而是猴子比较多,也许是依赖性比较强吧。没多久,有只看似猴群的老大来了,顿时有许多猴子都让到一旁给那猴老大吃,而猴老大身边有几只母猴帮他找身上的盐粒。


动物世界里是一夫多妻制的,而且还是残酷的胜者为王,败者为寇。没多久,猴老大看到有别的猴子靠近他的“爱人”,还会怒目一番,再过去“征服”那只“勾引”其他公猴的母猴,也就是交配啦。动物没什么羞耻心,在众目睽睽下还可以自在的干,也许这是出自本能和欲望吧。


我在想,这些都是自然不过的事情,为何人类要觉得别扭或感到羞耻?难道,嘴上不说,暗地里就没有干那回事吗?除了那对在交配的,旁边还有只一边手受伤的公猴,一边在享用香蕉,一边在自慰。这也让一些游客感到别扭脸红心跳,再掩嘴暧昧的笑。


看了这一切一切,也差不多是时候离去了。在森林中穿梭而过,呼吸着原始的气息,别有一番滋味。欣赏了这原始森林的古老,当然不能错过去展览馆更深入了解人猿和这培育中心。在不大的空间里,成列着培育中心的历史,一只人猿的从出生到死亡的过程,和解释如何从小培育和培训小人猿的点滴。

了解加深了,开始感觉到这里的工作人员的伟大,和拯救人猿和稀有动物的迫切性。当看到后来,知道了许多的工作人员,都是外国到来的自愿人士,更是钦佩他们无私付出。展览馆除了展出人猿,还有解说爪哇犀牛面临绝种的危急性。越看越觉得我们为这地球做得很少,破坏得很多,很多动物或植物就要面临绝种,永远的失去了,可是我们却没有任何醒觉,还在大肆破坏环境,就只为了经济、为了发展、为了自身的利益。这些眼光短浅的人,真是要再教育才是,可是这又谈何容易?惟有盼望那份潜在的醒觉心会苏醒过来。


参观完展览馆,还有些时间,就去观赏由国家地理拍摄的纪录片。不长的短片,简介着Sepilok人猿培育中心的点滴,也给大家看到了只人猿王,从开始发现到最后放回森林里,都是那样的凶悍及难以驯服,也许是出自那份“尊严”吧。开始觉得,也开始了解为何很多人都不把人猿称为一只(ekor),而是称为一位(seorang),更甚的是,还有些称人猿为帅哥呢,因为他们真的很接近我们人类,有思想有人性,有喜有悲。


在那里的自愿工作人员有呼吁大家帮忙资助和认养人猿,可是大家的反应不是很热烈。

2 条评论:

大王 说...

资助和认养人猿。。。

应该先供养父母,先做好本分吧?

tamiya 说...

慈悲为怀,众生万物皆有情。

很多事情,都可以并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