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7月17日星期三

劫难(二之二)

推拿师父不在,我决定要去医院,要自愿巡逻队叫了救护车。围观的人越来越多,朋友heong抵达了,不一会儿我娘和堂妹也慌慌张张抵达。大家七嘴八舌的,要送去哪个推拿师父,越说越远,却不能确定在星期日晚上有没有在。等候救护车的时候是漫长的,朋友heong帮我脱了头盔,也把小幽收进车子去。我娘慌了,我堂妹也乱了,我还要处理如何安排,谁跟去医院,谁去拿我的证件。

救护车到了,医护人员简单包扎,我还得忍痛自己走上去救护车。车摇摇晃晃的,我忍着痛抵达医院,却没有马上得到治疗。中医师的小姨丈和小阿姨从居林赶过来,一位车友龙虾也赶到医院,看我静静坐在轮椅忍痛。我要去照X光,路面不平坦,震荡痛到我想晕了过去。照x光,又要各种角度要看骨头移位情况,但都几乎不能办到,我右手不能拉直不能弯曲不能扭转。。。草草照了一张,就出来等候看结果。

小姨丈看看x光,说不如他尝试看能不能接驳回去。左右也是痛,我答应了。朋友龙虾抓住我的上臂,姨丈尝试推进去,不能成功,骨头进了又跑出来。然后我又进入急诊室,依然没有医护人员处理我左边大面积伤口。好不容易他们看了x光,却又没有医生懂得处理。最后四位年轻的医护人员过来围着已经痛得七晕八素的我,面面相觑,却不懂如何下手。

姨丈说,不如我来帮忙。他们问,你是谁?我是中国大学毕业,但是政府不承认。好吧。姨丈要他们抓住我上臂和身体,然后尝试拉骨回位。失败。骨头进了又出来。我强忍着痛,喊:再来。结果还是一样。姨丈说,骨头应该有裂还是碎,不能回位了。

我在喘息,然后姨丈说,去专科吧。我点头,然后就处理转院手续,竟然还要我签名。最后左手随便画押了事。接着就姨丈开车载我到北海专科医院。滑稽的是,他们竟然舍弃高速大道,走乡区小路!还要离谱的是,车上四位竟然不认得路!!!我迷糊忍着痛对抗颠簸的路面,还要不时睁眼指路去专科医院。还好,房车稳定,不然肯定更痛。

好不容易抵达了北海专科医院,又是一阵手续,也再次照x光,然后就有医护人员帮我固定右手,疼痛立刻减缓。然后他们开始处理我左手的大面积擦伤,要清洗砂石,真的痛入心扉啊,还好医护人员一直和我说话分散注意力。接着说著名的骨科专科医生已经在路上了。

我看看快11点了,要我娘和姨丈他们先回去休息,医生到来就会动手术,我会被妥善的照顾了。十二点进入手术室,要不要更衣?我还穿着运动背心和骑车裤呢。我说衣可以剪,裤不可以。经过讨论,没关系,最后决定就留着。然后全身麻痹,我就不省人事了。

测量血压与体温,不得已用脚测量
半夜醒来三点钟,然后继续睡到五点多,和护士小姑娘要了杯水喝。然后护士小姑娘就说,等等她泡milo给我,然后六点这样就要禁水禁食了。八点多就去照CT Scan,我娘和heong也到了。heong帮我换衣裤,然后我就进去照切片图看看韧带有没有断裂。昨天晚上的手术只是移回手骨,并没有动刀。

切片图等了好久,差不多十二点才被告知影像不清晰需要再照一次。技术阿姨一直道歉一直解释,可是我的疼痛依然没有舒缓。我说,没关系,就是要快处理,不然虽然固定包扎了还是会疼痛,毕竟止痛药效过了。到下午三点多我确定进手术室,又再全身麻痹,当我醒来已经是八点了。迷迷糊糊中好像手术后有烤热身体,然后才被搬弄回病床,然后我醒来就8点多了。

动完手术后刚醒
手臂那里包扎了石膏,里面还有两支铁支固定,软骨碎片也拿了出来,有五片那么多呢。我说,这一切都是劫数,换个正面思考还好是重业轻受。星期六跌不够,星期日再跌个够本。而新的刹车器,由于对我是新的概念,一刹锁死,和我以往两个刹车器不同,不熟悉操作也是导因之一。

这样,需要休假六个星期,算是一点点的补偿吧。

左青龙 右白虎

8 条评论:

liam 说...

吃一些multi Vitamin,会帮助复原的
记得多喝水
好好休息

yy 说...

哇。。。你好伤。

好好休息,不要乱乱动了。

游荡花旗 说...

为什么没有提到人家?

tamiya 说...

liam医生:谢谢

yy:休养六个星期

花旗佬:人家都知道

lock 说...

好好修養, 養精蓄銳再衝刺, 我是說在工作上, 不是騎車, 這項運動太危險了!

moot 说...

那么强的刹车,我怀疑是不是给那些爬坡特技骑用的。 一按就锁轮的刹车太恐怖了。

阿偉 说...

我想到,天将降大任于斯人..........
熬过就好了,保重。

tamiya 说...

lock:活在地球上实在太危险了。

moot:许多因素啦,唉。

阿伟:天降大任,伤皮断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