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2月31日星期三

物资

东海岸尤其吉兰丹灾情广阔严重,受灾情况为五十年之最,许多一直没有水浸的地区,这次连接沦陷。追根究底,都是气候变迁,过度开发,缺乏排水规划而造成。这个跟神跟宗教没有关系,纯粹是人,都是人为造成的!

一直追踪关心吉兰丹那边的情况,两位住在吉兰丹KB的朋友一直更新讯息,眼看KB慢慢的沦陷,到最后的信息中断,查实令人担忧。当然救灾的前线作业没有因而停止,支援的后勤部队也一直在努力,把握因缘,创造因缘的,总是要急救的物资送去受灾的人。

道路中断,绕路。绕路遥远,就改变方式,飞机。这次的情况,已经出动到包机的方式,直接在槟城起飞,55分钟就可以抵达KB。再从KB那边,调度资源人力,到最需要、最迫切、最偏远、最无助的地方去援助。现在很多救灾团体已经有进入吉兰丹,不过避免重复赈灾,或物资不合适,一个有效率的救灾协调分配中心,是很重要的。政治、宗教、政党、私利,就放一边吧。

星期日第一团赈灾72位菩萨早上五点从槟城起飞,自费来回机票600元。带上物资,轻便行李,闻声救苦去。很多人不明白,以为捐出的钱是让我们去坐飞机,其实不然,衣食住行都是自费的。去救灾要自掏腰包,还要欢喜感恩平安可以付出,这种“笨蛋”,现今社会是很难找了。

基于囊中羞涩,周转不灵,看到那个六百大洋的费用,我有点却步。再三思量,是否要去吉兰丹付出。可是12月28日早上的上人开示,好像狠狠的敲我的头一下。上人说,我们要把握因缘付出,灾难来到了,有福平安的就要赶紧挺身而出。

哦,那就赶紧去问问看,不能前线付出,后勤支援也可以。人人要当大将,谁是兵啊?人人要去前线,谁顾后勤?就这样一个转念,结果机会就来到了。刚刚好招募男的六位,去护送物资去吉兰丹,即去即回,费用全免。这个难得因缘,赶紧报名。晚上九点飞机起飞,十一点就飞回来了。

下午三点半确定任务了,七点机场集合。两个卡车的物资已经运抵机场,帮忙点算后送进机舱,身穿制服处理一大堆物资,在机场更显瞩目。航空公司下指令,尽所能帮助救灾。搬运物资进机场时,警卫都来帮忙推车了。这个时候,种族宗教现在哪有什么分别?Unity by the Moment。

飞机不大,可以运载的物资不多。而且这个还是民航机,所以乘客座位是不可以载货的。我们一行人,加上过去支援的医护人员,就这样14位入闸啦,等候登机。检查的程序没有遗漏,只是大家都知道我们的目的地,所以非常简单轻易就进入候机室。原本九点起飞,不过上货时间耽误了。

九点半起飞,整架飞机72个位子,只有我们14位,空荡荡,却肩负使命。同样的,应该有的服务与标准程序,还是没有马虎。飞机55分钟后的2220降陆。飞入市区前,可以看到许多汪洋一片的住宅与街道。零星的街灯,和一片漆黑的住宅,电流还是没有完全恢复。街道上移动的车子也不多,更多是看到停在路肩的车子。

飞机颠簸降陆,迎接我们的是一阵骤雨。飞机没有衔接桥,所以得撑伞从停机坪走进去。双手提物资,想想看,好吧,就冲进去抵步厅了。那边看到许多物资,其他团体也同样空运物资进去,只是人力资源和物资数量没有慈济那么多而已。看到一片热闹的抵步厅,原本戒备森严的地区,现在也开放让大家可以快速提取物资出去救灾。


遇见了早上抵达的团在出境门那边,然后也进来抵步厅分享一整天的见闻和事情。物资下载慢,下雨的关系。看到有些当地的志工,步履阑珊,脸青眼肿,有一点披头散发,想来是这几天忙坏了,累翻了。她拥有一家工厂,如今开放停放物资,也可以给志工暂住,所以应该忙着协调到累了。

东西还没有下载完成,就听到说要我们上去集合了,要启程回去槟城了。什么?我们的“任务”还没有完成呢,怎么可以就离开?驻守当地的志工说,才那么一点点东西,我们来处理就好,你们可以回家了。然后就赶我们上去候机室了。

带着有点惆怅又有点难以置信的样子,就上到候机室。早上抵步的志工看到我们的出现,无不露出惊讶的样子,为何我们会出现在那里。简单的解说了,我们是来当搬运工人,不过由于飞机延误跟下雨,所以没有机会付出到就被赶回家了。停留在吉兰丹的时间只有区区的半个小时!

大家列队上飞机,准备2305的飞机回家了。唯有把握因缘,当空中少爷,在机舱里服务志工,派送夜宵,慰劳已经一整天辛劳送爱的志工。这个也是区区可以做到的事情。飞机准点起飞,十二点抵达槟城。途中遇到几次的气流颠簸,还好平安抵达。

出口那里,一整排的志工来接机欢迎大家平安回来,感到无比温馨。不过我受之有愧,也就从旁边溜过去了,不接受大家的欢迎与欢呼。就这样,接受了短短来回的飞机游玩之旅,谓之奇妙旅程。

1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