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8月4日星期四

价格

【我想这个价格可以再降。】【这个产品卖得太贵了。】【这东西的成本不应该这样高。】这是一般的欧美公司到大陆采购时的一副嘴脸和说的话。东西卖去欧美公司,再翻了不晓得多少个十倍的价格卖出市场,赚得不清不楚。然后倒转枪口对准中国政府,批评没有维护工人福利,没有改善基本人权,没有。。。也对外批判和嘲笑,【中国的东西没有品质】。问题到底出现在哪里?谁是问题的根源?

【这东西多少钱?】【一百八十】【太贵了,五十我买两个。】【哎呀,怎么可能?亏死了怎么做?再加一点吧,两个一百六。】【没关系,我去别家看看。】【回来回来,就当在跟你交个朋友吧,就两个一百。】结果,这东西实际上一个成本才廿五元。他们就享受这样的拉锯,这样的砍价,这样的交锋。一个不小心,你就吃了大亏;一个疏忽,你就让人占便宜。可是,无论是一个一百八十、两个一百还是一个廿五,相对来说还是很便宜的了,问题是,每个人心底的合理价格在哪里?


东西是贵?东西是便宜?谁来做定义?谁来做标准?市场一直说【一分钱一分货】,原料和成本的价格都差不多在那里,为何东西价格可以差距那么大?是一直以来的消费水平和标价轰炸,让我们相信,这个价格其实是可以接受,也是合理的吗?

我买了两个劣货的MP3播放机,可以简单操作,可以听歌。我认为两个一百块已经合理了,可是有人跟我说我还是买贵了,实际上一个卅五元就可以买到了。我和朋友两人一起买了腰带,再买了几个钱包。一来一往的砍价,我原本不想出声,可是原本开价的五百,朋友出价两百八,然后回价三百五,结果双方就在那里一直僵持不下。我最后忍不住了说三百吧。结果虽然成交了,但朋友一直不忿的说,其实两百八他们也可以做得到了,再拖一拖、耗一耗,准成交,还说,我多嘴。

我说【我感到很累啊,这样的拉锯和砍价。】【你不砍价,就给人占便宜了啊。】这就是他们的市场规矩,这也是他们的生活乐趣,还乐此不疲呢。我就很懒的这样,所以我注定当人家口中的【羊牯】、【冤大头】?不,我觉得这样品质的东西就是差不多这个价钱了,我可以接受,已经算是很便宜了。但其实成本和价格就还在我的预料之外。

这几天去看了许多厂家的生产线,从那里大概就可以评估出产品的大概价位。有杂乱无章、毫无次序、马虎随便的产线,也有超高标准、井然有序、严控品质的厂家。有些厂家是台资,有些是港资,有些是中国自己的。同样的操作员,不同样的管理阶层,原来差异可以这样巨大。好的厂家有一定的成本架构,不会胡乱开价,更不会随便砍价,接了生意再说。或许,给了这样的价钱,还包括买了安心与放心,和少了许多烦恼。

可是逐渐提高的成本,慢慢紧缩的政策和物价的飞扬,导致这个【世界加工厂】,其实也变得不便宜。当初一窝蜂的涌进那里,到后来的焦头烂额,接着忍痛离开,就是现在很多外资的写照。东西要便宜是要有代价的,没有所谓的对错,能承受就留下,不能接受就离开。

资本主义、弱肉强食,有时候也会碰钉子呵?

9 条评论:

单身汉 说...

在中国购物,最重要坎价!

tamiya 说...

單身漢:砍價很累。

moot 说...

信息不对等, 是市场运作的正常现象。所谓的碰钉子,就是机会成本。

和熵(entropy)一样, 成本不会凭空消失,只会转移。中国厂家开始就是利用剥削员工的手法,去转移成本, 而不是从减低废品上着手 。

产品的技术含量一提高,中国厂家廉价的优势就被日本和韩国的品质生产挤出市场。
可以参考这系列:《关于制造业的反思》。

嘿嘿 说...

市场销售和工厂采购不一样,工厂是。一分钱一分货,你砍价,他砍成本,或也成了便宜货,那还能说什么好货呢!所以买卖千万要公道,别弄到工厂为了接你的廉价订单而做不出好货,因为你要的是廉价货!这是商家先走错的一步棋!厂家为了生存祗好求全随您意。

切记,在中国订货,别乱砍价,一分钱一分货!这和路边卖东西是两码事,不能混为一谈!再说,前者是货已成,现货交易,后者是还没有现货。

俳优 说...

~~前者是货已成,现货交易,后者是还没有现货。。。

对,后者“还没”偷工减料。。。哈哈哈

maileng 说...

一个东西的价格不完全由成本决定的吧,加上那些浪漫化的附加价值,就可以卖得不清不楚。
还有是卖到当地社会可承受的价格,每个地方的物价都有个范围。在印度可以是三毛钱,在法国可能是十五块,当地人还认为值得。

穷光蛋市长 说...

有时候真的很难怪中国人要做些复制品来赚外快,一直被人吃着。听说很多欧美著名品牌在中国设厂,员工的福利简直……他妈的!哈哈

肉丸 说...

脚上绑的是什么啊?

tamiya 说...

嘿嘿:我深深明白这道理,我尊尚【以人为本】,可是这是商业世界。或许,我不适合这个岗位。

俳优:不对,成品了,就不能【偷工减料】了。这个是一开始就要做的,不是做好后来修改的。

maileng:我去到香港,我感觉我是非常廉价的劳工。

市长:环环相扣,都是一个大循环。如是因,如是果。

肉丸:原本是该绑在手上的东西。手腕太细,所以绑在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