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9月17日星期五

福利

没有见识过那里已经日益严重的塞车,是不会了解那种当地人的恐惧。我一个随口说了个容易记认的坐标,IOI Mall,我感觉到朋友的那阵迟疑,然后无可奈何的“ok咯,到时候见”。然后,在见识到了那个交通拥挤后,我明白了。那是蒲种的塞车黑区啊。

这是我行程第一天的第三个聚会,第一个是到IKEA后去阿姨那里,第二个是去探望肉丸朋友,第三个是要去和一位大学时期非常重要的朋友,因为我们同房了好多年,一直在我身边陪伴我的,陪我度过甜酸苦辣的大学生涯的人。他也是我的专业电脑维护员,我的电脑大小事,都是他帮我处理的。毕业后,我们也一起去沙巴玩,留下难忘的回忆。然后在做论文的时候,他也是帮我修改我破烂英文的伟大功臣,因为我的英文小学开始烂到大学毕业。

在那里,祥好不容易才找到停车位,然后就去和朋友见面啦。朋友那天第一天上班,然后在星期日就要飞Cyprus了,公司派他去受训五个星期。他是去公司拿钱,拿机票,然后出发去一个名不经传的地方去五个星期。我想,现在的公司,已经把派职员往国外去走走,当做是一种福利了。好几年前,这些是多么光荣的事,但现在已经很普通平常了。若有一家公司在国外没有业务还好,若有海外的业务把职员送出去训练还是走走,是必然的待遇了。


我刚开始加入这家公司的时候,是公司里出差几率最高的人,那时候几乎我的座位的布满灰尘,平均每两个月就要出差三次,南上北下,东奔西跑。短短两年多,累积的飞行里数足以环绕地球赤道七圈多。那时候,别人看我很幸福,我则感到身心疲累,毕竟犹如游牧民这样的到处过夜的生活,加上吃喝、睡觉都不定时,造成身体都不很健康。曾经,我试过在一个星期内,在四个国家睡觉。曾经我在一个星期内,横跨南北半球。当然,那时候很多人对于我的工作性质是很羡慕的,但我何尝不羡慕他们可以安稳的在一个地方工作?

祥也是个周游列国的人,但我们都对那个地方感到非常好奇,到底是一个怎样的地方,为什么会把训练基地设在那个地方。聊了好一阵子,也不得要领,也就作罢。天南地北的聊了,时间很快就过去了,也到时间去下一场聚会。

这餐,是为了答谢朋友无条件的帮我修改论文,理所当然的请客啦,只是略显寒酸了点。

4 条评论:

有目标的大头 说...

这个世界都是你看我好,我看你好,却看不到自己的好,可悲。。。

tamiya 说...

吾日三省吾身;为人谋而不忠乎?与朋友交而不信乎?传不习乎?《论语》

yy 说...

puchong不止塞,还被toll包围。。。

leejiajia 说...

唉!我已经住得不像人了!